2017 – 2018,一年又一年

又是一年总结时。照例,先总结下自己先前做的计划,以及完成程度。

完成我的 Framework。

该 Framework 已经基本完成。

发布我的第一个 iOS App。

该 App 即是 漫画控 的 3.0 版本,目前已进入最后的修补阶段,预计 2018 春节前发布。


在 2017 这一年里,我进入了一种新的生活状态——成为了一个独立开发者。个中滋味虽然一言难尽,但总的来说还是充实及愉悦的。在这一年里,我没有再纠结于发了多少博客、多少微博、多少朋友圈,因为我只是“中隐隐于市”并“从心所欲不逾矩”罢了。


那么,接下来是对 2018 的计划。

  • 开源我的 Framework。
  • 开源漫画控 3.x 所用的爬虫引擎。
  • 开发漫画控 3.x Android 版。
  • 开发一个功能更强大的爬虫引擎。
Categories: 随感录 | Tags: | Leave a comment

2016 – 2017,一年又一年

又是一年总结时。照例,先总结下自己先前做的计划,以及完成程度。

写一个 Framework 自己用。

这唯一的一条在稳步进行中,其中经历了三次的推倒、重建——主要是 UI 框架的部分——好在,现在一切都步入正轨了。


我曾在 2015 年的个人总结中写道,这一年(2015)对我而言意义重大;但是,今天看起来,2015 年的所谓变化是不值一提的。——其实,人生的每一年、每一个月、每一周、每一天都是全新的,岁月固然无情,但它同时又会不吝给人带来各种从未有过的体验。

于是,我愿以“变化”一词来向我的 2016 致意,也愿意积极面对同样注定“变化”的 2017 年。


那么,接下来是对 2017 的计划。

  • 完成我的 Framework。
  • 发布我的第一个 iOS App。
Categories: 随感录 | Tags: | 2 Comments

长短句·虵

高头马,
锦官裘,
坐井登天志竟酬。
这厢是龙马恣纵眠花柳,
那边有妖孽助祟晋王侯。
逞风生之谈笑,
享朱门兮肉酒,
一枕黄粱卧金瓯。
醉眼迷离万年事,
却是近肃秋。

Categories: 随感录 | Tags: , | 1 Comment

2015 – 2016,一年又一年

又是一年总结时。照例,先总结下自己先前做的计划,以及完成程度。

继续维护 悦读·观止,将以前读过的书的书评补到站里。

这一条的完成度很高。基本上,我读过的每一本书及其书评都录入了。这个事情以后就不再作为计划了,将成为常态事务进行下去。

继续学习 LISP,完成一个最简易的解释器。

计划赶不上变化,这一条完全没有进度。


2015 年对我而言意义重大。在这一年里,我离开了浸身六年有余的互联网行业,转而又回归了传统行业,选择了在一个庞大的机器上做一颗螺丝钉。平心而言,这个选择确实给我带来了一些以前所没有的可能性,甚至有可能影响我的命运。但是,现在还不是多谈这些的时候,因为毕竟已然年届而立,于己志焉,心中自当有数,而不是将自己的未来寄托在外界所给予的不确定性上。正是:

七载江湖快意游,青葱岁月逝悠悠。梦醒前路仍漫漫,低眉默释胸千愁。#


那么,接下来是对 2016 的计划。

  • 写一个 Framework 自己用。
Categories: 随感录 | Tags: | Leave a comment

键歇(6)

前些日子,我入手了一台 13 英寸的 MacBook Pro。今天的《键歇》,就来聊聊我是怎么用这货的。

先说说这货的大致使用范围。

  • 堆码。作为一名开发者,这当然是第一要务。
  • 办公。处理邮件与撰写文档。
  • 日常。影音、上网与简单的娱乐。

这样看来,似乎一台普通的 Windows 笔记本也并无不可;不过,我选择这货的理由也是十分充分的,因为在这个移动应用市场空前火爆的时代,我是十分有意去分上一杯羹的。于是乎,同时使用 OS X 与 Windows 便成了唯一的选择。

对于双线作战的需求而言,无非是真机双系统,或者虚拟机的一带一。于我而言,我并非一个喜欢折腾的人,故无论黑苹果抑或 Boot Camp 皆非我所好;与之相比,虚拟机则有着与生俱来的灵活切换能力,大内存和 SSD 又最大限度地消弭了效率和 I/O 上的鸿沟,因此,我更偏爱于虚拟机的解决方案。

接下来,问题来了:Windows 和 OS X,这两者用谁虚拟谁更好呢?

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觉得有必要陈述一下自己的立场:即使是买了苹果的笔记本,我也认为 Windows 是最好的桌面 OS。而我之所以会选择用 OS X 来虚拟 Windows,恰恰正是为了保护我最为倚重的 Windows。

我记得在 Windows 一枝独秀的全盛期,流传过这么一个段子:

过去以会装系统为荣,现在以不装系统为荣。

这话之所以会成为段子,就是因为给 Windows 重装系统的成本太高太高了——先要准备一张 Windows 系统盘(或是烧录在 U 盘中的 ISO)来安装并激活 Windows 系统本身,然后是那些装机必备的应用、办公软件,另外还有开发者不可或缺的 Visual Studio 和 MSDN……完全无异于一场浩大的工程。

在这一点上,OS X 则有着明显的几点优势:

  1. 无需准备系统盘。按住 Command + R 开机启动恢复模式,只要能连上网络,就能够直接安装系统。
  2. 装好系统后,从 App Store 重新下载各应用。由于 OS X 并非实际意义上的主用 OS,因此这一步并不会有太大的成本。
  3. 把之前备份的 Windows 虚拟机映像拷贝过来,Windows 系统就复活了。

当然,系统也没那么容易就损坏。因此,我相应地还有着用 OS X 的另一个理由,也就是洁癖——那种作为开发者、互联网从业者的洁癖。

对于互联网客户端而言,要是不在自己的安装包里挟点儿私货的话估计都不好意思跟人打招呼,而那种桌面上时不时蹦出个新图标的情况简直是家常便饭。除此之外,还有什么起服务啊、插驱动啦……最要命的是,即使它们这么流氓,我还是离不开它们,因为或是功能或是粘性,它们总有无可替代的理由。

有了虚拟机的帮助,我就可以放手对付它们了:我的做法是,把这些东西一股脑儿塞到一个虚拟的 Windows XP 系统中。什么某雷啊,某度云管家啊……统统进到这个虚拟机里来,什么时候需要用了,就什么时候把这个系统打开让它们放放风。如果有一天这个系统被搞乱了,就利用虚拟机的快照功能恢复到最初的干净系统,让它重新做人。

那么问题又来了:Windows 上不是也可以虚拟出 Windows XP 吗?又何必一定求诸 OS X 来做呢?

答案是,除了上面那些货之外,我还要对付一些必用的、粘性过强的货,比如某讯 QQ 和某里旺旺。对比下没有 App Store 严苛审查的 Windows,这几个货无不是起服务、插驱动的弄潮好手,我没说错吧?

现在回头看看,我居然会为了上面这些原因来入手价格不菲的 MacBook Pro,可见像我这样的用户都被逼成什么样儿了……

(图片来自网络,图中剧名为《欢喜来逗阵》)

Categories: 键歇, 随感录 | Tags: | 3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