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wser icon
You are using an insecure version of your web browser. Please update your browser!
Using an outdated browser makes your computer unsafe. For a safer, faster, more enjoyable user experience, please update your browser today or try a newer browser.

[zz]我和李马

Posted by on 2006 年 02 月 05 日

你可以任意转载本文,但请在转载后的文章中注明作者和原始链接。
媒体约稿请联系 titilima_AT_163.com(把“_AT_”换成“@”)。

按:本篇博客转自阿奔的BLOG,其中青色字体为阿奔原文,蓝色字体为李马批注。如欲转载,请与阿奔联系。

今天是初七,黄金周即将结束。今天也是二十四节气的第一个节气立春,冬天就要结束了,春天来了。(天气暖了,树叶绿了,一群大雁往北飞,一会儿排成个“S”字,一会儿排成个“B”字。)

几天前和李马约好了,趁他还在石家庄的时候,抓紧时间见一面。(这口气有瞻仰遗容之嫌。)上午11点,我们在石家庄图书大厦门口重逢。之所以用重逢这个字,是因为在现实生活中我们已经有整整四年没见过了,整整一个本科生从入学到毕业。(四年来我一直深居简出,能见到我的故人屈指可数。)李马是我小学数学奥林匹克和高中的双料同学,我们第一次相逢到现在已经12年了,整一轮。(被这厮误作“一个甲子”。)我从奥林匹克班肄业(后我亦肄业。)后第一次见李马是在1998年8月15号上午,石家庄十五中,高一三班,到现在已经七年半了。

远远走过来一个略显颠簸(由此看来我的走路姿势没什么改变。此处疑为病句,写作“走路略显颠簸”更佳。)的年轻人(说得好像丫就是老人一样。),身着一件皮衣,脚上还蹬着一双休闲皮鞋,没错,这个人就是今天的李马。我努力搜索着时光的记忆,未果了。(大学三年级改换了这种风格的一身行头,将昔日的运动男孩形象打入冷宫。)不过从丫开口骂我的第一句(从人头中找只鞋,还是不难的。——当时语)开始我确定这人就是李马,我x,这么多年赵本山的经典段子(参见小品《昨天·今天·明天》中有关鞋拔子脸的对白。)这孙子还记着呢。吃饭之前,走到了展览馆广场,见了一大堆买盗版书的,好歹都算是上过大学的半拉知识分子,对那些都不感冒了……在国大吃的自助,与我们精彩的谈话相比,吃那些东西,呵呵,真有点味如嚼蜡的感觉,(此处用句号为佳。貌似西餐的烧烤自助并不甚好,许是因3日晚饮酒过度之故。)怎么说呢,这一中午,我总是感觉在时光穿梭,那些旧时光,时而模糊,时而清晰,而另外的一些,也许我们都不记得了吧。(怀旧总是一件快事。)

吃完饭后,我们俩特意去谈南路小学看看了,12年了啊,一个人能有几个这样青春年少的一轮啊。(逝者如斯夫。)12年前,我现在生活中的好多人还没有出现过……“看着窗外的天,突然就亮了,感觉就像我们的青春,突然就没了……”(引号内文字出自草样年华2)(看见没,还真把自己当文化人了——大抵一个“装”字,尔尔。)

又在图书大厦门口,分手了。这一别,下次见面,真说不好什么时候相见,想起小朴的歌“这是一个旅途,一个叫做命运的旅途,我们偶然相遇,然后离去,在这条永远不归的路……”(乃球戈兰。)

今天是我的朋友风筝的生日,在这里祝她生日快乐。(顺祝,虽然不认识。)

订阅本站

7 Comments

  • At 2006.02.05 08:30, 阿奔 said:

    沙发~~~~~~~~~

    • At 2006.02.05 13:21, viby=阿8 said:

      哈哈哈哈~~~~~~~~~~~~
      你们还真可爱~~~~~~~~~~~~

      • At 2006.02.05 19:43, etian said:

        呵呵~!两个活宝~~!

        • At 2006.02.06 16:20, .................... said:

          ……………..

          • At 2006.02.06 16:24, cocolimin said:

            刚把你俩的照片对比了下,感觉长的像亲兄妹一样:)

            • At 2006.02.06 20:53, 风筝 said:

              突然看到还有顺祝我生日快乐的,嘻嘻!
              十分感谢啊!

              • At 2006.04.11 10:17, 七七 said:

                唔,终于看到我喜欢的风格了

                郁闷,看来我永远也成不了有着高尚职业及爱好的高雅的文化人

                (Required)
                (Required,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