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wser icon
You are using an insecure version of your web browser. Please update your browser!
Using an outdated browser makes your computer unsafe. For a safer, faster, more enjoyable user experience, please update your browser today or try a newer browser.

斥中国的教育(3)

Posted by on 2001 年 09 月 05 日

你可以任意转载本文,但请在转载后的文章中注明作者和原始链接。
媒体约稿请联系 titilima_AT_163.com(把“_AT_”换成“@”)。

三斥:无奈的学习

  学习,不消说是中国的教育中最重要的组成部分了。按说中国的教育既不育人,又不反腐,那末总该在学习方面有所补救罢,且有证据云大多数中国出外留学的学生的学习成绩是相当不错的。其实不然,中国的教育,就连学习部分也是很无奈的。
  为何而学习?理论上讲,是为建设社会主义而学习。可惜事实却并非如此:中国的学生,大都犯了科举时读书人的毛病了。早先听说的,科举时的读书人,一旦考中了功名,书便弃于一边不去理会了。社会主义时代的学习,虽然是强调在工作中要运用所学知识,实则殊不然也。我一直认为,很多学生毕业后是不会在现实中运用这些知识的。一场轰轰烈烈席卷中华大地的法轮功运动,证实了我的想法。
  李洪志教主做报告,言其手握一内置铜屑且两端密封之透明玻璃管,只需片刻,铜屑中就会变出金、银等物质,大师曰:“我手中发出的射线,使铜的分子排列发生了变化,——我手中射线经科学家鉴定,含有中子等物质。”我姑且勿论人手如何放出中子,其实大师的前半句,就已道出了大师的骗人本质了:铜是一种单质,铜屑是由无数铜分子(严格来讲叫铜原子,但物理学认为,凡是组成物质的基本微粒——如原子、分子、离子——皆可称为分子,在此沿用大师说法)组成的,倘使说仅仅改变分子排列的话,将石墨变成金刚石是可能的,然而要将单质铜变为金、银这另外两种单质,则是万万不能的了。大师的骗人手法如此拙劣,可为何还是有众多大学生甚至大学教授练起了法轮功呢?这不正是学习的无奈之处么?
  有人对我说过,你无需为此事而计较了,此类高水平人信邪教之例,在外国是屡见不鲜的,你这岂不是太吹毛求疵了么?我想想他这话似乎是很有道理的,但转眼间这句话又被一句中国学生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话推翻了,这句话是常常老师教育学生的:一个学生上课说话挨了老师批,学生说:“他们别人都说话哩。”老师说:“他们别人都说话,并不是你可以说话的理由。”
  学习的无奈之处,还有一个大众化的表现。求学,接受高等教育,考研——即求取一个好功名,最后找到一个好工作,了此一生。老百姓便是这么想的。或许,这便是中国无法诞生一个比尔·盖茨的原因罢。我不否认,有些大学生、博士出来,是当了老板的。但此无非乃九牛之一毛耳。当今的中国,有着这么一个毋庸置疑的事实:众多大学生、博士的顶头上司,往往比博士们自己的学历要低,甚者还低得多。这本是一个悲哀,但这些新科举的忠臣孝子们却丝毫无有难堪之感觉,反而心安理得,——许是因为他们挣着那些人的钱,嘴也就被钱堵上了罢。中国教育的结果,就是有文化的效忠没文化的,这不正是学习的无奈之处么?于是我说:大款吃得香,博士喝稀汤。
  “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中国古代的名言到如今看来是彻底被打倒了罢。中国的理念是知识是第一位的,然而,鉴于中国的市场经济国情,知识还是得倒在金钱之下,自高自傲的读书人,学成归来之时便屈于没文化的人之下了。这便是中国的怪胎国情。
  就这样,原来中国教育的学习,依然是十分无奈的。
  此谓三斥中国的教育也。(待续)

订阅本站

3 Comments

  • At 2006.05.09 12:58, 123 said:

    片面啊~~

    • At 2009.08.05 17:11, 游人 said:

      你所谓的师曰是您老亲耳听见的吗?还是道听途说啊
      特异功能听说过吗,这年头什么事没有啊,是您老太相信科学了吧,当年的钱老可是做过实验的,什么叫边缘科学啊
      哎,自己不懂就别说了还说那些教授干什么啊,人家也不是傻子,正是教育的拙劣才照成人们想有所突破,人家在寻找方向哎

      • At 2009.08.05 17:33, 李马 said:

        [quote=游人]你所谓的师曰是您老亲耳听见的吗?还是道听途说啊[/quote]
        不仅亲耳听见,而且是亲眼见的。不说别的,CCAV 在保留证据这方面还是有一手的。
        六合之外,圣人存而不论;但是,我不认为文中的大师身在六合之外。
        另外,看来你没读懂我文中的意思。我的意思是,如果你有特异功能,能把铜变成金的话,那么这个操作一定不能仅靠分子级的排列来实现。
        PS:难为您能把这么老的东西翻出来品评一番,我虽然不赞成您发表言论的语气,但会充分尊重您发表言论的自由。
        PS 又 PS:感谢您让我发现了注册页面的一个 bug,现在本站已经可以注册了。

        (Required)
        (Required,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