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wser icon
You are using an insecure version of your web browser. Please update your browser!
Using an outdated browser makes your computer unsafe. For a safer, faster, more enjoyable user experience, please update your browser today or try a newer browser.

斥中国的教育(4)

Posted by on 2001 年 09 月 11 日

你可以任意转载本文,但请在转载后的文章中注明作者和原始链接。
媒体约稿请联系 titilima_AT_163.com(把“_AT_”换成“@”)。

四斥:何去何从

  将教育的大弊骂过之后,我是无力再去说些什么别的了。然而在我欲停笔之时,我突然想到了最后一个问题:中国的教育,何去何从?
  当今的中国,是谁都知道中国的教育有着诸多弊端的。中国的政府亦是在摸着石头过河,寻求解决之道的。几年下来,就我所知的政府采取的措施无非有二:一是高校扩招,二便是减负。我不去论这优劣互见的高校扩招——从知识方面而言,使更多的人接受教育是很好的;从动机方面,到底是学校扩招还是学校扩腰包还未可知——于是我不论。
  大抵那减负的缘起,便是浙江金华的弑母一案了罢。由于一个学生顶不住来自精神与肉体的双方面的压力,便借弑母以解脱了。于是国内大为震动,教育部门慌忙搬出本不知何时才会出台的“减负”政策,希望借此挽救那些精神面临崩溃的学子们。这很好,再说一遍,很好——动机很好而已。但是,减负了,学还考不考呢?老师们无胆去说教育部门的不是,于是便将这话用于质问学生与家长们了。不能。不能便好,便加负罢,于是加负。其时民间便流传出如是的一句:“减负减负,越减越负。”如此减负成了一纸空文。
  记得那时,班上布置了一篇作文,便是针对减负的,题目为《也说“减负”》。在我印象中,大凡写了反对减负的,分数还都不错。我也早已料到这一结果,便亦写了反对减负,但我得零分。究其原因,我是仍借着“反对减负”再次将教育骂了一通。文中我写道(大意),下了减负通知,却反而加负,显得上边说话跟放屁一样,弄得民怨沸腾,还不如不下通知;底下该受苦的(不过话又说回来,又有谁是真该受苦呢?还不是强加的!!)接着受苦,或许又要有几个母亲命丧于此了罢。
  中国的教育进行着没有任何作用的改革,但还是故作无奈状说当今中国国情不一般,改革太难,得循序渐进云云。虚伪至极。我不由得又得提起让我骂得体无完肤的政治了。政治,便是背诵与分析。这门不如先改成一门真正的思想品德教育课以教育学生们,倘使说要循序渐进的话,再加一门“背诵”课亦是可以的么。做学问先做人,从古传下来的挚理是不能违反的。
  当今的中国,不单单我,有无数的人在呼吁,在骂。不管是有恶意抑或没恶意罢,总之要是“辩证分析”的话,终究里面会有合理化的建议的,可是中国的教育界的头头们,此时却似乎都变成了海伦·凯勒(著名聋盲女作家),只是将建议放置一边,并写出一篇篇无比优美蛊惑人心到最后成了一纸空文被骂得狗血喷头的教改方案。头头们终究是不如学生了解教育的,但学生的建议与苦衷他们不听。于是我(相信还会有别人)不禁要问:中国的教育,何去何从??
  此谓四斥中国的教育也。

《斥中国的教育》后记

  这一篇文,是我去年的暑假作业。当时是留了四篇随笔,每篇要求不少于六百字。直到开学的前两天,我突然有了灵感,于是写了一篇《四斥教育》。篇中大抵是阐述了我这次连载的思想的。并且胆怯而又自嘲的我曾在那题记中写道:“吾为是文,非为叛逆,亦不冀‘观人风者得焉’,止凑数耳。”后来死党manlianfans赴加留学,我便将随笔本送与他做了纪念。到今日想想,文章还没有写得过瘾,于是产生了将其重做一遍的想法。但我之毛病是凡做过一遍的文章,第二遍做起来不但是会吃力,而且会逊色不少。犹豫之际,我还是下定决心去做了。
  文友风华绝代钱钟书看了第三篇,说是退步不少,我想大抵是看了我对单质的解释罢。我之所以阐述如此无聊枯燥的学问,就是因为除此之外,别无再好的办法了。我想在此有必要说的是,倘使没有这些枯燥的东西,我们没准亦会上当的。
  文中内容,可谓是换汤不换药了。我是尽了全力,想写出一部更好的作品来的。自由仙人作《斥中国的教育》于自宅,公元二零零一年九月十日。(全文完)

订阅本站

没有评论

(Required)
(Required,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