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wser icon
You are using an insecure version of your web browser. Please update your browser!
Using an outdated browser makes your computer unsafe. For a safer, faster, more enjoyable user experience, please update your browser today or try a newer browser.

华工入学随笔

Posted by on 2001 年 09 月 17 日

你可以任意转载本文,但请在转载后的文章中注明作者和原始链接。
媒体约稿请联系 titilima_AT_163.com(把“_AT_”换成“@”)。

  到华工已半月有余了,经历这一天天的起床吃饭上课睡觉后,竟使得我的积习抬起了头,于是凑成了这一篇闲话。
  初到华工时,由于水土不服,后打水时又被淋了一通,便发了烧。最后计算机导论课是上不成了,只得在寝室睡觉。事后听得室友说,如是倒是省去了听报告,于是我心甚慰,不由得暗自庆幸起来。
  华工的桌面文化,早就在校刊上得以耳闻,但不曾亲见。后逢制图课,便接触了这一百花齐放的世界。不必说“华工自古无娇娘”,更不必说“华工姑娘一回头”,单是桌板上一首首鸳鸯蝴蝶体的精辟小诗,便足以让才子及流氓们享用不尽了。个别美院的落榜者们,居然有兴在桌板上偶留一两幅非艺用女人体,可惜笔法并不高明,画出的竟大有毕派风格,实在让人无法欣赏。
  在高中时就听说过的,大学是恋爱者的天堂。到了华工,觉得此话虽偏激(因为光棍亦是很多),却也不假。我曾于上大合堂时,领教了一回。那日我贪睡去得晚,坐了最后一排。导员说大一学生胆小,不致睡觉及旷课,以此看来我是提前步入了大二。上课不多时,一对衰哥霉女携手由后门走入,挑了后边坐。看来是恋爱so专注that两个双双高挂,真可谓是有其X必有其X了。我也不再睡觉,便开始就地选修恋爱行为学。果不出我之所料,不多时,那男的听得好不心烦,便四处望望,那专注简直低得过FBI了。确保无人注视后,便把手放到了桌子下面,做了几个小动作。那女的面不改色心不跳,由此看来许多电视剧都没什么生活。我不再没趣,便打起了呼噜。
  一天的课程结束,吃毕回寝室。聊,无非是骂国足之类。一过八九点,便有几个女生上来,进了邻近的寝室,聊天,扫地,叠被子,弄得我们只有得红眼病的份儿。十一点熄了灯,又过了几分钟,她们才跑出来。我们比较无奈,只得自给自足,讲几个小笑话以画饼充饥。笑话讲完后又讲猪肉炖粉条子。讲着讲着,也就睡了。
  我们只上了大一,不知未来会怎样。或许,我们之间亦会有人成为桌坛才子,抑或有人携美同归,循环往复那老一代的轮回。但至少现在,迷茫。因此,今朝无奈兮。
  后记:文毕,交于室友看。他们说我这一篇是完完全全的另类文学,发表是绝对成问题的。我亦是有此看法,因为我向来是没有写过痞味如此浓厚的文章的。于是我做了一小点修改,把有碍风气的词语改换了。想必但凡身在华工的人,即使不曾亲自做过,也定曾目睹过这些事,因而也无需使用太过明白的词语了。但我并不想连事例也一并改变,因为我写这篇文就是想让某些人看看我们所谓纯洁的象牙塔内到底是怎样一个纯洁。

订阅本站

没有评论

(Required)
(Required,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