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wser icon
You are using an insecure version of your web browser. Please update your browser!
Using an outdated browser makes your computer unsafe. For a safer, faster, more enjoyable user experience, please update your browser today or try a newer browser.

血色的八月

Posted by on 2006 年 08 月 21 日

你可以任意转载本文,但请在转载后的文章中注明作者和原始链接。
媒体约稿请联系 titilima_AT_163.com(把“_AT_”换成“@”)。

“革命是最高的价值。只要说这东西是好的,它就是革命的。所以同志是革命的同志,夫妻是革命的夫妻,家庭是革命的家庭,everything都是革命的。”
40年前,一场空前甚至有可能绝后的红色革命运动席卷了中国大陆。40年前的8月,八九点钟的太阳们成了中国的主角。这,就是浩劫的开始,属于中国青年人们的“红八月”。
骆小海可能不会想到,他充满激情的大字报引爆了后来的破四旧和大串联;宋彬彬可能也不会想到,伟大领袖的赐名“要武”会为这个革命奠定一个血色的基调。更为可悲的是,这场人祸过后,他们除了背负自己良心的谴责,还受到了多方的责难。尤其是宋彬彬,我实在不知道为什么有那么多人热衷于讨论诸如“宋要武当年是否打了人”之类的话题——对于一场民族的灾难而言,这实难是一个人的肩膀可以背负的。我只能说,如果不是别有用心的话,那么只能是鼠目寸光了。
从不触及政治的变革中,可以获取利益;从触及政治的革命中,则可以窥见国民性。
年青人们的心中总会泛起一些缥缈的纯洁理想,因为他们是八九点钟的太阳,世界归根到底是他们的。敢想敢说敢做的骆小海们就会表达自己的这些理想,然后当然会得到不同阶层、不同目的、不同心态人们的关注。于是,出现了论战,点燃了运动的导火索。这个时候,宋彬彬们就有可能被作为一个信号示于世人,甚至是误导于世人。这种误导就如同红八月的“要武”一样,当武斗开始殴人致死之后,这场革命便失去了控制,哪怕是伟大领袖也无能为力。即使这时骆小海与宋彬彬们认识到了局势的失控与偏离方向,但这时的游戏权已经不属于他们了。先前观望着的不同阶层、不同目的、不同心态的人冲着同一个革命,走到一起来了。接下来的事情,就是所有人都知道的结果了。万万千千的嘴脸,在这之中也都毕露无遗。
“革命的被杀于反革命的。反革命的被杀于革命的。不革命的或当作革命的而被杀于反革命的,或当作反革命的而被杀于革命的,或并不当作什么而被杀于革命的或反革命的……”
突然间想起鲁迅先生的这段话,觉得这些事情大抵如此。距“红八月”二十多年后发生的事情,也不无相似之处。

订阅本站

3 Comments

  • At 2006.08.25 17:52, 阿奔 said:

    好文
    这就是拥有信仰的结果,可是这个时代何谈信仰啊

    • At 2006.08.26 11:22, charry said:

      紧接着的是89年,可以看看《血染黑河》,应该就是这个名字的,我大概是小学三年级的时候不知道在哪里得来的,印象就是写89年的事情,残酷而扭曲事实。

      • At 2006.08.28 11:16, 骨子里的东西 said:

        骨子里的东西,现在社会在不停的发展,华夏的思想在变动,两千多年的封建思想都没变过.看来骨子里的东西在一个民族里去改变是需要时间的…..

        (Required)
        (Required,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