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wser icon
You are using an insecure version of your web browser. Please update your browser!
Using an outdated browser makes your computer unsafe. For a safer, faster, more enjoyable user experience, please update your browser today or try a newer browser.

感恩油条和豆腐脑

Posted by on 2006 年 12 月 10 日

你可以任意转载本文,但请在转载后的文章中注明作者和原始链接。
媒体约稿请联系 titilima_AT_163.com(把“_AT_”换成“@”)。

“封闭开始的时候是秋天,等封完了出来了就TMD冬天了。”

——题记

  突然发现,这一年我写非技术文章的时候养成了个习惯,那就是文章的题目总会在不经意之间便注定了下来。譬如五一之前我已决意要回山西了,而回山西后写篇游记也是一定的事情——殊不料我的一句戏言“余秋雨这厮去山西玩一趟写了个《抱愧山西》,等回头哥们玩回来了也写个《抱歉山西》什么的”竟然真的使我的山西游记命名为《抱歉山西》了。
  这一次的封闭开发后记自然也不能逃脱这种类似俗套的程序。11月的某一天,我在测试部媛媛MM的Live Space上看到了她的深圳杂记《感恩早茶》,同时又感慨于自己封闭生活的无聊,便恶搞般地留言曰:“回头我也写篇《感恩油条和豆腐脑》什么的。”
  于是乎这篇封闭后记亦如冥冥之中受了诅咒一般,被我命名为《感恩油条和豆腐脑》。

  被关在一栋空房子里,与寂寞和孤独相伴,好吃好喝伺候着,出卖自己的某些东西,以回报另一方的资本付出。——这是在参加封闭开发前我用以调侃封闭开发的文字,现在看来居然和那些“二”字辈的女士们有如此多的相似之处。——又也许这本是我故意的,抑或专门的。
  说来奇怪,如我这般不喜欢被约束的人,竟然会痛痛快快地同意并加入这次封闭开发——虽然我在这之前曾用如上这样暧昧的文字来描述封闭开发。其实现在想来,封闭之前那种千篇一律的生活未必不是另一种约束,所以我才想到去借封闭来暂时改变我所生活的环境和习惯,哪怕这种行为的实质是从一个围城跳入另一个围城。
  2000年高考作文题咋说的?——《生活是丰富多彩的》。倘“多彩”做不到的话,凑凑合合闹上个“丰富”也便罢了。

  “逢酒必喝,逢喝必醉。”我经常用这句话来对我喝酒的情况进行自嘲,不过我没有想到的是,在封闭开始后的第三天晚上,我醉了,醉得昏天黑地日月无光。
  时至今日,我真的无法再回忆起那天晚上的任何情况。现在想想,也许当时的心态真的是希望一醉。借酒消愁?大抵应该是这样吧——毕竟当身陷“囹圄”的时候,不可能没有愁。而且,其时的我似乎已经全然不顾“愁更愁”的必然后果,只是一杯一杯地灌下去。
  朦胧中,我看到我自己一分为二,每一方都希望用酒把对方灌倒。终于,几番觥筹之后,当那种并不陌生的麻醉感袭来时,这场酒争的胜利者和失败者终又重新合为了一体。

乾坤旋转地如天,酣畅淋漓尽狂言。
我自腾云入天境,手揽嫦娥做神仙。

  那哥们李白的豪情,也不过如此吧。
  李白……李白是谁?我只知道我的头好晕……

  11月9日,我们的封闭开发团队从龙泽城铁站附近搬到了霍营城铁站北边的和谐家园小区,一个更加与世隔绝的地方。
  想起一则笑话来。说老师给了个作文题《我见过的最美好的事物》,学生交回的作业只有一句话:“我所见过的最美好的事物是无法用语言来表达的。”其时在我眼前的那个环境,也确实拥有着一种无法用语言表达的荒凉和肃杀。话又说回来,这地方用来隐居的话也还算不错。而且,可能没有人会想到中国最优秀的地图导航软件将会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诞生,就好像1966年8月的时候没人会想到圆明园废墟内一个叫做“红卫兵”的学生小组竟会点燃整个中国一样。——唔,真是奇怪的联想。
  虽然荒凉,虽然肃杀,虽然孤独,虽然寂寞;但是我们还有着激情,还有梦,痛并快乐着。

  感恩油条和豆腐脑。
  虽然这只是兴起时一句信口胡诌近似恶搞的戏言,但它并不是没有来历的——正相反,我的确要感恩于一个卖油条和豆腐脑的小摊子,那对摊主夫妇给我正在游荡的灵魂注入了一股异常坚定的力量。
  当自己身处一个荒凉肃杀的环境的时候,当自己每天说的话减少到平时的五分之一的时候,当每天遇到的人不足10个的时候,当午饭都变得索然无味的时候,当洗澡的水柱比尿粗不了多少的时候……当物质已然没有办法弥补精神上的空虚的时候,我真不知道支持自己的还有什么。如果这时再给我另外一个选择的机会,我想我宁愿响应他老人家的号召去上山下乡,投身于那广阔的天地,经风雨见世面。——也就在这个时候,我学会了在感同身受中给自己寻找力量。
  相对广东人豪华正式的早茶,我更喜欢中国北方简单的早饭。油条、炸糕、豆腐脑、米粥之类,简单而实用。我理想中的早饭环境,就是在大马路边的一个露天的小摊子上,要上三根油条、一碗豆腐脑、一小碟榨菜丝,听着背后的车来车往,呼噜呼噜地把手上和碗里的食物一股脑儿地塞进嘴里。那真是一种莫名的享受和惬意。
  不过封闭开始之后,这种享受和惬意已然变成了一种奢望。心情不佳,饭菜再佳又有何补?依然是路边的小摊子,依然是三根油条一碗豆腐脑,依然是背后的车来车往,不过这时的我只是想填饱肚子,早饭近似成了一种义务。
  ——打住!
  再写下去自然会落入俗套。通常类似的文章到了这里都会是主人公遇到了某个人或某件事极大地激励了自己,在激烈的思想斗争之后一改过去的颓废面貌重新做人了。那么在我,也应该是无意间窥见摊主夫妇维生的不易,于是深深自责并重新振作起来——是的,我既是俗人,那么这过程的确大抵如此,用黎叔的话说叫“一点儿技术含量都没有”。不过,我并非一个擅长或喜欢煽情的人,所以断不可能在此通过那种被人嚼烂的篇幅赚取一片唏嘘感叹之声。于是此处略去,只余下当时心中反复吟诵的两句《卖炭翁》:
  可怜身上衣正单,心忧炭贱愿天寒。
  感同身受,其实道理很简单:既然比你混得惨的人有的是,你丫就没资格跟那儿长吁短叹地装孙子。

  回忆总是一件快事。从大里说,历史像面镜子,可以从里头照见未来;从小里说,在空虚无聊的时候,作为打发时间来回忆也还算不错。封闭开发已经结束一周有余了,现在再回忆起那四周的点点滴滴,仍有些许感慨。——即使当时有任何的不情愿,有任何的孤独与寂寞,有任何的烦躁,有任何的咒骂与发泄;到封闭结束,或者说尘埃落定,或者说刑满释放的时候,用我常用的一句话说,叫“回首蓦然,故为此记”。
  感恩油条和豆腐脑。

订阅本站

14 Comments

  • At 2007.01.26 14:48, angles.liiu said:

    久也不见,偶一巧遇,才发现真是当刮目相看。这匹大马,迟早会变千里马!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 At 2007.01.28 19:38, 小郑 said:

      不过长吃油条会挂的。搞IT的还是要吃些健康食品。

      • At 2007.01.29 13:35, yy said:

        曾经的艰苦卓绝,现在回忆起来何尝不是另一种美。

        • At 2008.07.17 00:37, 香儿如梦 said:

          不是文章不错,而是你控制文字的度把握得好.
          还好,你没因为落泪或酒醉让文章也醉了.

          很想知道封闭的些许细节,但知道哪是不可能的.

          (Required)
          (Required,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