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wser icon
You are using an insecure version of your web browser. Please update your browser!
Using an outdated browser makes your computer unsafe. For a safer, faster, more enjoyable user experience, please update your browser today or try a newer browser.

冷眼旁观

Posted by on 2002 年 07 月 08 日

你可以任意转载本文,但请在转载后的文章中注明作者和原始链接。
媒体约稿请联系 titilima_AT_163.com(把“_AT_”换成“@”)。

  天还是不下雨,闷热。然而我不烦躁。
  因为今天高考,而我不高考。我是过来人,是冷眼旁观的看客。
  大抵上辈子没积下什么德,因此无法到考场外看热闹,只有想象。看客们看着那帮心事重重忐忑不安的考生,心中便会油然而生一种快感,抑或说,一种安全感,其实,是一种失落感。那种在亲人关怀关注下挣命的感受才是快感。这快感不是安全感,因为他们在战斗,生与死的战斗,可以这么说。看客们没有这样战斗的机会,于是他们失落。但倘使让他们选择是否战斗一次,他们还是选否,因为他们怕在战斗中死去。在我,一样,我只想冷眼旁观幸灾乐祸。照此看来,我这辈子还是积不下什么德。
  每一年,考场外的家山长海都堪称一道风景。每年的这个时候,考场便成了赌场,而这些人便成了赌徒。但事实上,他们连赌徒都不如。赌徒可以去赌国足输球,而他们只能赌自己的子女赢,无论可能与否;赌徒是自愿的,而他们是被迫的;赌徒可以说“不玩了”,然而他们不行。他们无权支配这场战斗,但结果却与他们息息相关,于是他们是最无奈的。他们也是看客,但他们不是看热闹的,而是角斗士的家属。
  忘不了、脑白金、氧立得……那是在赌徒席中卖小吃头的市场小贩。
  最大的赢家是高校,因为扩招;最大的输家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因为高考及高考教育本身就是错误。
  角斗士们在独木桥上搏杀着。一刀,两刀,有人死了,从桥上滚落。看客们忘情地嗥叫着,他们不在乎谁赢,因为一定有人赢——或云最后输的那个人——他们只在乎自己能否看到在独木桥上的这场搏杀。只有媒体们才会在乎是谁还活着,而不管死了多少人。看客们和媒体们下辈子都该复读。
  没人搭理我,因为我妄想取消这场搏杀。
  虽然我第一次当看客,但是我厌倦了。
  我决定写一写这群看客,但还是没人搭理我。
  人家要看的是“东方之子——浓缩人生精华”。
  而我写的是“生活空间——讲述老百姓自己的故事”。
  我是看客,观看看客的看客。
  什么时候是个头哇。
  二零零二年七月八日。

订阅本站

没有评论

(Required)
(Required,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