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wser icon
You are using an insecure version of your web browser. Please update your browser!
Using an outdated browser makes your computer unsafe. For a safer, faster, more enjoyable user experience, please update your browser today or try a newer browser.

DvHQ散记

Posted by on 2004 年 03 月 11 日

你可以任意转载本文,但请在转载后的文章中注明作者和原始链接。
媒体约稿请联系 titilima_AT_163.com(把“_AT_”换成“@”)。

  昨天受了行兄之邀,我便写了这篇汉字代码以记念那成为历史的DvHQ。

一、几乎是局外人

  说起来我注册DvHQ也是完全的偶然。2002年7月的时候,我跑到大门口的星明网吧上网,发现华工的网站上竟然有了一个BBS的链接。于是,不常上网的我以一个潜水员的身份,注册了一个名为“大马”的ID。从此,这个DvHQ成了我唯一一个倾注了全身心关注的非技术BBS。我敢肯定那个时候没有人记得这个ID曾经发表过什么样的言论,原因有三:一,我本人都无法记得,诸位就更不用说了;二,后来我灌了偌大一片汪洋,诸位即使使用DvHQ的搜索功能也势必无法找到那久远的零星水滴;第三点是最有决定性的——DvHQ只能存在于我们的记忆中了。
  注册了之后,我在DvHQ所做的事情就是在“编程天地”那一版溜达,并时不时地发表一些无关痛痒的看法。这个时候的“大马”,是一个菜得不能再菜的菜鸟,菜到用MFC写一个“Hello, world!”都会写错的程度。
  2002年9月,我开始疯狂地学习编程,并开始尝试在DvHQ发一些有关自己学习的心得体会。这里必须提到的是zcl(这个ID被曾经喜好化学的我称作“氯化Z”)大哥——编程天地的首任版主,他的优秀给了我方向和力量,这个时候的我便有了这么个愿望:让华工所有的人都知道那传说中的烂九系还有一个现役的我。这个愿望实现与否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离不再现役越来越近。无论如何,zcl这个ID也许没有多少人还记得,但是我永远记得。半年来不厌其烦的coding让我的水平上升很快,我也在这半年中成了DvHQ编程版中最风光的人物,可惜后来非典风波开始了,我每次只能靠着在不能发贴的DvHQ中潜水以画出我那充饥用的烧饼。
  事实上,在这之前的DvHQ是属于第一代人的,然而我不算在内,因为我只是一个自得其乐的局外人。

二、灌水时代

  非典过后的新学期,寝室里装了宽带,DvHQ又重新开张——可谓万事俱备只欠东风。说到这里,必须提及的那个为我吹来东风的孔明正是DvHQ中的水王——找不到服务器。记得一天我在情感潜水,实在忍不住发了篇贴子,结果遭到水王学长的回贴曰“你还是编程去吧”,使得我一气之下开始灌水而一发不可收也。
  那个时候我带领着毛队长开始灌水,但是毛队长的一字回贴(“阅”)的风头实在是超过了我,所以看起来反而像是他带领我一样。
  初次灌水自然热情非同寻常,我们开始和水王在DvHQ上一通猛灌。天知道水王的速度怎么那么快,一个人挑我们两个,而且据他在QQ上说他同时还在和9个人聊天,我开始意识到了我们的“水”平简直就是8086/8088和Pentium的差距。
  这个时期的DvHQ中的谈天和情感遍地都是我们的脚印,从某种角度来说DvHQ的又一个新时代来到了。

三、网友聚会

  2003年9月,水王办了个网友聚会,我和毛队长亦在受邀之列。当时参加的人有水王、路人甲、火焰湖、曦曦、不一样的鱼、毛队长及本大水兵。
  虽然我曾经网恋过,但是这是初次的网友聚会,所以我们两个仍然感到不习惯。当此风雅之时,我们两人却闷头喝了一瓶杏花村,水王给买的。
  没有醉意,然而我却希求一醉。

四、考研考博

  说起第二个时代DvHQ的谈天版,那是一个冲研冲博的时代。在第二个时代开始的时候,DvHQ里只有两个博士,但是到了DvHQ关闭的时候,博士的数量已然成了五个。这种现象在当时被称为“恶意灌水”并为许多人所不齿,但是谁也不能否定这个现象拥有足够的资格被写入DvHQ的历史。
  记得我冲博的时候,每天守在机器之前刷屏,最后得出一个结论:敢情灌水是件体力活儿。DvHQ谈天版中往回翻上个一二十页,还能找到我的刷屏记录。
  相比之下还是火焰更精一些,这人在没有版主的二手市场对着一个贴子顶了几十页,终于在几个小时之内就当上了博士,我自愧不如。
  回忆这段历史,唯一感到可惜的就是我没有在火焰制造的这篇DvHQ历史上最长的贴子上留下自己的脚印。

五、马甲大战

  “马甲”一词的含义是“一个人其他的ID”,至于来源则已不可考,据我推定为赵本山的名言“小样,你穿个马甲我就不认识你啦?”
  当成为了博士的时候,我深知自己已经没有能力成为博士后、院士、烈士、观音大士……这些“士”,便开始寻觅另一种玩法。
  机遇是偶然的,就看能不能抓住。我和毛队长再跟水王灌水的时候,就问他,这么个灌法,不怕被封ID吗?水王沉默了一会,突然在贴子下面出现了一个名为“找得到服务器”的ID说道“如果被封了,我就用这个灌。”这应该就是谈天版马甲大战的导火线了。
  后来有一天,不一样的鱼频繁灌“切”,弄得我好不心烦。我大脑中泛起“找得到服务器”,便灵机一动发贴曰:“你再说切我就采取行动了。”发贴之后我就以最快的速度注册了一个名为“不一样的马”的ID,发了一个“切”,至此DvHQ谈天版马甲大战全面发动。
  后来我又注册了两个ID,然后它们连同“不一样的马”一起,都取得了高中以上至本科的文凭。
  “今天你马甲了没有?”这就是当时谈天的写照。

六、DvHQ记忆片断

  DvHQ就这么结束了,众望所不归地结束了。昔日的记忆片断又浮现在我眼前,重新诉说着那段历史:回车、阅、贴头像贴签名大战、66666666、切、同意楼下的、关注、严重同意、觉不觉得……

后记

  就这样结束了DvHQ的日子,自此之后我没有了任何刷屏灌水的激情,因为我永远深爱着DvHQ。

订阅本站

2 Comments

  • At 2005.12.10 13:02, zxg said:

    ^_^
    认识了不少寒泉老水车

    • At 2005.12.10 13:03, zxg said:

      “不一样的鱼”现在在寒泉上还是老“切”

      (Required)
      (Required,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