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wser icon
You are using an insecure version of your web browser. Please update your browser!
Using an outdated browser makes your computer unsafe. For a safer, faster, more enjoyable user experience, please update your browser today or try a newer browser.

游民稗史(1)

Posted by on 2004 年 09 月 08 日

你可以任意转载本文,但请在转载后的文章中注明作者和原始链接。
媒体约稿请联系 titilima_AT_163.com(把“_AT_”换成“@”)。

第1篇

  我在哪?
  从睡梦中醒来,迷迷瞪瞪地发出疑问。脑袋里像灌了铅块一样,咣咣当当地那么疼。低头看看床下,果然有一滩污秽的呕吐物,而且已经凝结成了块状。嗯,想起来了,昨天晚上又喝多了。
  我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来,从厕所拿了把墩布,草草地将这滩东西收拾掉,然后随手把墩布扔在门后边。噢对了,该去看看大弱了,这小子昨晚上也喝多了。
  我推门进了大弱的房间,只见床上俨然一个秃头尸体。
  大弱是我的室友,同在山西太原奔波的我俩同租了这套两室一厅的房子。他乃是吉林松原人氏,纯种一东北人,但是我却认为他活脱脱地是一东北怪物——原因有二:第一,他说话一点东北味儿也没有;第二,他不会喝酒,而且据说这样在东北应该遭到鄙视。不过,大弱本人的喝酒功夫倒着实让我艳羡不已,因为他总是在还没来得及呕吐的时候就能醉得不省人事了,而我则恰恰相反。
  大弱是美术专业毕业的,画得一手好画,现在太原某广告设计公司当个小兵。但凡是美院毕业的学生,大都争相长发异服,似乎只有这样才能显示出他们的美术功底,就和导演都喜欢留胡子穿马甲一样。记得大学时代有一则课桌文学云“远看是逃难的,近看是要饭的,仔细一看原来是美院的”,想必应该是从此处获得灵感的。——唯大弱不以为然,他便取了与长发相对的另一个极端——光头。当鞋拔子没有了鞋带为衬,那么它只能别无选择地成为猪腰子了——每每瞥见大弱的秃头,我都会这么想。
  我见他仍在酣睡,心想也罢,我去收拾收拾,昨晚上也难为他了。
  我把客厅里的两个空的汾酒瓶子扔进垃圾桶,这就是我们俩昨儿晚上的战果。昨天晚上我以纪念自己失恋一周年为由来掩护自己发作的酒瘾,便买下了两瓶酒几碟小菜。大弱喝了半斤就昏昏睡去,于是我将他扶入房中。回来之后我继续独酌自饮,后来我具体是怎么回到床上的,自己也没有印象了。
  这时候觉得胃里空空地疼,熬点小米粥喝去。
  米下了锅,烧上了火,慢慢地,山西特有的小米香便飘了出来。山西的小米粥很好喝,喝到肚子里给人一种柔柔的感觉——就像是山西人说话一样。山西人说话很有特点,并没有中国其它北方地区方言的那种粗犷和豪放,这也许就是把山西人称作“北方人中的南方人”的原因吧。从大学入学到现在工作一共有六个年头了,我的说话口音就像酿造老陈醋一样,也被这三晋大地酿造成了夹杂老西儿风味的河北话。说到山西,就没有理由不提汾酒,中国四大名酒之一的汾酒却可算是中国酒品中很烈的一种了——它全然没有山西小米般的柔情。汾酒入口甘冽,初入口时酒气便会聚在鼻子处作欲爆发状,即使下至胃中烈性仍然不减分毫。不过,在这六年中我倒是学会了如何让汾酒的甘冽屈服于我——当然每每过量的时候我还是不得不屈服于汾酒。
  “李马,你小子怎么了,还想你前房呢?”大弱的声音打断了我的胡思乱想,“麻烦您看清楚喽,您那锅快溢啦!”
  “我日,你小子才那么没前途呢,快,开饭。”
  说起我“前房”,那是我在大学谈的女朋友,跟我一样都是石家庄的。毕业之后她衣锦还乡,我留守建设山西。没过几个月,我们的感情由于距离的原因逐渐淡去,便在心平气和双方自愿友好合作的基础上达成了分手的协议。现在想想还是老赵说得对:距离拉开了,美没了——况且我本来就不美。
  “看兄弟我哪天给你介绍一个,包你满意。”大弱夹了一条榨菜丝,喝一口粥,做踌躇满志状。
  “放屁,你看你长的,你自己还他妈是个光棍哩,还顾得上老子?”
  “废话,兄弟我投胎投到松原了,命不好——‘娶妻不娶白城女,嫁郎不嫁松原男’——俺们东北的说法,知道不?地球人都知道!”
  “靠,山西人可不知道,俺们这旮都是山西银。”我学着雪村的东北调子说道,“——其实山西这边也有类似的说法,叫‘忻州无好女,定襄无好男’,典故出自忻州的貂蝉和定襄的吕布。”
  “等等!貂蝉不是陕西米脂人么?”他打断我的话。
  “谁知道,民间说法不一。”
  “人生得一红颜若此,便瞑目矣。”他低下头沉吟,但随即抬起头,用煽情的目光看看我,呲牙笑了。
  我把碗往桌上一撂,“好了,你刷碗——我出去走走。”

订阅本站

没有评论

(Required)
(Required,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