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wser icon
You are using an insecure version of your web browser. Please update your browser!
Using an outdated browser makes your computer unsafe. For a safer, faster, more enjoyable user experience, please update your browser today or try a newer browser.

寒窗(4)

Posted by on 2001 年 07 月 06 日

你可以任意转载本文,但请在转载后的文章中注明作者和原始链接。
媒体约稿请联系 titilima_AT_163.com(把“_AT_”换成“@”)。

第四章 破碎

  我既然选择了转变,那么我必须准备承受失败。然而在失败后,我并未有如先前一般刚毅决绝,而是徘徊了很长一段时间。这应算是我未曾脱尽俗胎的表现之一了。

麻醉

  我中考失败了。
  如同众多优秀作文里写的一样,其时的我眼前,再美的景也成了衰景。如此沉重的心情,想必无需我再描述了罢。
  我时时提醒自己,我是个脱俗的人,中考结果何必看得太重呢,于是我的心得到了暂时的麻醉。这时,我拿出初中的作文来,一篇一篇予以自批,颇爽。但在这段颓废的时间里,我的创作激情完全丧失了。我似乎又遁入了平庸。
  为了麻醉自己,和酒越走越近。唐代的太白先生,很能喝酒,喝酒喝醉了还能写诗。金庸先生笔下的令狐冲,也颇有酒力,醉了打架是极厉害的。在我,则失去了一切。醉酒的朦胧感袭来时,自己便暂时得到了满足,所有不快都忘却了,至于诗是一个字儿也没吟出来。不过有一次喝了酒,回去时碰着个小痞子劫我,我仗着酒劲噼呖啪啦地操练了他一顿,他最后说“大哥我再也不敢了”。我以为这时是我中考后最快乐的时候了。
  在我几乎忘却了中考的不快的时候,父母也把我的高中入学手续办好了。我心中隐隐的痛楚再次爆发出来了,但是我没有哭。与其说我坚强倒不如说此刻的我已被我本人麻醉成一个木偶人了。
  破碎的梦在继续,失去的激情依然不能找回,我带着惆怅再次走入了母校的校门,开始了我的高中生活。

彷徨

  那所有的失败景象时时浮现在我眼前,加之我没有了任何的创作激情,上高中后的我,早已完全遁入了世俗。此刻,我心里考虑的唯一问题,便是如何恢复小学时的全盛景象。
  考试分数么?对我而言是并非问题的。但此时的我,心中有了一个主意:我是计划外的自费生,名次要数到二三十——但我的实际能力却远非如此,因此,我可以在考试时斟酌行事,慢慢进步,如此,便可以次次获得表扬了,岂不美哉!
  但我的如意算盘打得太草率,并未想到如何斟酌,于是第一次期中考试便考到了榜眼。当大家向我祝贺时,我颇为尴尬,暗想完蛋完蛋,以后轻松不了了,但表面上却还必须装出一副既谦虚又意外的表情,好像本次考试是我超水平发挥瞎猫碰到死耗子一样。——唉,做人真累,看来以后必须时常祭起成年人“心口不一”的法宝护身了,而这又是极损失能量的一件工作,因它耗费大脑,——损害未成年人的纯洁的部分还未计算在内。
  我又恢复了优等生的位置,但这时我才发现,我并未痛快多少,因为所谓“差生的劣根”早已在我心中扎下了根。我是极厌恶那些优等生的:生活在那些人中间,我必须时常戴上虚伪的面具,在取得成绩时必须装作谦虚,否则就会招来白眼;我上课不能和别人说话,因为假如被老师抓住,那么我的聊友受罚的可能性就比我大,待训毕他,他回过头来再给我一个“呸”。在优等生间,那种受优待者是比比皆是的,于是他们经常得罪差生,对他们当然无所谓,甚至还会有人窃笑,但在我,我无法承受遭差生白眼的惩罚,因为我自初二以来,我就认定自己是差生中的一分子了。
  我该怎么办?当优等生还是当差生?我陷入了彷徨。在儒德与自己的一番思想斗争后,我终究做出了选择:当一个优等生中的怪胎。

发泄——激情的复活

  我开始厌恶自己现在的地位,但却不能显露。万般无奈之际,我开始写作了。狂傲而又自尊的我开始将豪情抒写在自己的作品中,那部作品,便是我与教育格格不入的开始标志了。
  首先写的一篇,名为《天才的自白》,倒是极有当今我的自传之风的。文中自始至终用的是一种近乎变态的唯我独尊的口气,现在看起来,这豪情似乎与韩寒的《零下一度》有相似之处——虽然其时我并不知韩寒是谁。我在文中直言不讳地——或者是大言不惭地——称自己为“天才”,这使我找到了一种邪恶的快感。其时的我固然是不成熟的,但倘使没有这些快感,我便不可能写出今日的《寒窗》了。
  将《天才的自白》一文写毕后,感觉仍不解气,遂又写了一篇来回忆初中的“悲惨”生活,题为《泪洒人生》,文中带着一种极偏激的味道,因为我是对初中我所受的“不公平”待遇极为不满且憎恨的。以上两篇的部分材料,我用在了《寒窗》中,但大部分,还是让我删去了。究其原因,我是本着《寒窗》的《自序》的方针的,我不想被卫道士们抓住把柄,说我是为个人的复仇而写云云。我在其中保留着那可以明白地显出中国学生(尤其是优等生)的劣根性的部分,这样,便可以揭露出中国教育之大弊了。
  现今想起我作这两篇文的动机,名为发泄,可确实还是复仇,也就是说,颇有点先前自序中提到的“狐狸吃不到葡萄便说葡萄是酸的”的味道,——好像说成是狐狸吃到了葡萄后还在埋怨葡萄是酸的更恰当一些。所以,这是我当时身上中国优等生的劣根性的遗毒,是必须加以批判的。
  后来,我将这两篇文章加上我初中时写的最为桀骜不逊的一篇文章加在一起,并从课本中的“三部曲”之风得到灵感,名之为《反动三部曲》。
  从此,我的生活改变了。(待续)

订阅本站

没有评论

(Required)
(Required,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