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wser icon
You are using an insecure version of your web browser. Please update your browser!
Using an outdated browser makes your computer unsafe. For a safer, faster, more enjoyable user experience, please update your browser today or try a newer browser.

游民稗史(10)

Posted by on 2004 年 11 月 11 日

你可以任意转载本文,但请在转载后的文章中注明作者和原始链接。
媒体约稿请联系 titilima_AT_163.com(把“_AT_”换成“@”)。

第10篇

  我和于娜闹翻了。
  事出有因,其实从我装醉那次以后于娜就开始渐渐与我拉近距离——虽然说以前距离就俨然一副打情骂俏的小两口样,我们的关系已经走向公开化,似乎我真是和她恋爱了一样。
  然而这种盲目的感情并不能蒙蔽我的眼睛、我的心——更何况是她盲目,而不是我。我想离开这个城市,想远走高飞找寻属于我的未来,而不想庸庸终老在这个地方。古老的山西没有错,有错的应该是我。
  于娜和我不一样,她眷恋着这片土地。经过认真而又尽量客观的需求分析之后,我发现服务器端的于娜已然无法满足客户端的我的接口请求,所以在我的故意操作之下我们的关系开始动摇,经常因为一点点小事而吵个不休。——我别无选择,我不希望于娜在和我分开之后伤心。
  终于,在今天,她对我说,我们分手吧。
  我的目的可以说是达到了,但是我却没有丝毫高兴的感觉。我爱于娜么?应该是不爱吧,不过经过这些日子的相处,我倒是实实在在地感觉到了这个女孩的可爱之处:她活泼,她开朗,她有一颗水晶般剔透的心——但是,我仍然固执地认为她倒更像我的小妹妹,而不适合当我的妻子。

  在烦躁中度过了整个白天,晚饭后我摇摇晃晃地拎着没喝完的半瓶汾酒走进了一个酒吧。我需要一种解脱。
  我点了一小盘花生米做下酒菜,然后找了一个没人的位子坐了下来。
  这是我第一次到酒吧来。以前这种地方给我的感觉,就是香烟、啤酒、粗口、高消费和性交易,现在看来,似乎我说的没有错。幽暗的环境、绚烂的舞灯、放纵的气氛交织在一起,让我觉得很不自在。有几个奇装异服发型古怪的毛孩子在喝酒聊天,还有几个叼着香烟的妖艳女郎在左顾右盼。
  我仰起头喝了口酒,然后又低下头去,重重地呼出一口酒气,闭上眼。沉重的大脑开始发胀,我享受着这种暂时的超脱和麻醉。

  “一个人吗,你?”不知道过了多久,一个女人的声音带着几分轻佻在我耳边响起。
  我抬起头来,眼前像蒙了雾,不过还是看到了黄黄的头发,浓浓的眼影,血样的红唇,撩人的低胸装和超短裙。她的面容和表情,已经被我的酒意淡化。
  “有……有事?”我揉揉眼睛,费力地回答她。
  “人家看你一个人,过来陪陪你么。”她嗲声嗲气地对我说,然后向我身边凑了凑。
  我就势揽过她的肩膀,说道:“难得,你还有这份心。”
  她毫不客气地靠在我身上,然后抓过我另一只手,用手轻轻摩挲着。这个女人肉体上刺鼻的人造香气开始强行入侵我的鼻孔,弄得我直想吐。这个女人在勾引我,她是为了满足你小子的肉欲,然后满足自己的物欲——我一次次地对自己说。
  “开个价。”我说。
  “大哥真是爽快,二百。”
  “趁老子喝多了然后你敲诈呀?”我说。
  “那你给多少?”
  “一百。”
  “一百五。”
  “不行算了。”我放开她,作势要走。
  “一百二,行咯哇?”她又凑过来,抓住我。
  我拿起酒瓶,咕嘟咕嘟地喝了一大口酒,然后把酒瓶狠狠地敲在桌子上,又对着她的脸重重地喷出一口酒气。
  她见气氛不对头,便嘟囔了几句,走了。
  我满意地抓了一把花生塞到嘴里。

  从酒吧里出来的时候,已经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我只知道酒没有喝完,而且我已经基本无法正常行走了。胃中的东西在翻腾,好像随时都会倾泻而出。
  心中的烦躁,较之喝酒前没有丝毫地减少,反而更加让我无法忍耐。只是想找个东西,以某种方式发泄一下。这个时候我的大脑一片混沌,能够想到的方式就是简单的暴力行为,最原始的那种。
  突然,我听到了一阵不清晰的求救声。于是我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轻手轻脚摇摇晃晃地走进了那个窄窄的阴暗的胡同。
  没走多久,我看到了一个男人的背影,他身材不高,好像在威胁一个女人的样子。应该是抢劫。
  我将瓶子里的最后一点酒灌到肚子里,然后慢慢地靠近那个男人。我要让他的脸,成为我这次酒疯的战利品,或者牺牲品。
  我一步步走近,大脑嗡嗡在响,眼前的一切在这个黑黑的街道中已经模糊,只能看到那个男人和那个女人的轮廓。
  去死吧,我心里说了一句老掉牙的卡通台词,然后跑上前去。
  他听到了响动回过头来,而这时我已拿酒瓶照着那张惊愕的脸上狠狠地砸了下去。

订阅本站

没有评论

(Required)
(Required,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