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wser icon
You are using an insecure version of your web browser. Please update your browser!
Using an outdated browser makes your computer unsafe. For a safer, faster, more enjoyable user experience, please update your browser today or try a newer browser.

游民稗史(11)

Posted by on 2004 年 11 月 17 日

你可以任意转载本文,但请在转载后的文章中注明作者和原始链接。
媒体约稿请联系 titilima_AT_163.com(把“_AT_”换成“@”)。

第11篇

  我在哪?
  从睡梦中醒来,迷迷瞪瞪地发出疑问。脑袋里像灌了铅块一样,咣咣当当地那么疼。习惯性地低头看看床下,没有呕吐过的痕迹。迷迷糊糊的我揉揉迷迷糊糊的眼睛,继而发现这个房间不是我的马棚——木制的地板,粉红色的床单和被褥,以及浅绿色的窗帘。
  我到底在哪?!心中的疑惑立即驱散了我大脑中残存的所有朦胧感觉。我环视了一下四周,初步判定这个房间的主人应该是一个女子。——因为据我所知单身男子的房子都应该和我的一样,惨不忍睹才对。
  “你醒了?”在这个时候,一个熟悉的身影走进房间,她是路清盈。
  “我这是在哪儿?”我努力克制自己的惊诧,尽量平静地问她。
  “我家么。——你不记得昨天晚上的事了?”她轻轻地歪了歪头,好奇地看着我。
  昨天晚上?My God,我清楚这个词的意义——从电视剧里学来的,那就是我应该是犯错误了。
  “我……昨天喝多了……?”我额头上渗出一层冷汗来。
  “嗯——”她突然做出一个很害羞的样子,我的脸一直红到耳根。
  “其实……”我刚想说“我不是故意的”,然后她打断了我:
  “谢谢你,昨天救了我。”
  “救了你?”我更加惊诧了。
  “哦,你不是昨天晚上喝多了?那可能是忘了吧。——昨天晚上我被抢了,你突然从那个人身后跳出来,用酒瓶把他打倒,然后就一直往死里打。”
  听她这么一说,我似乎有些印象了。“那,我怎么会在这儿?”我问道。
  “我怕你再打就要出人命了,就拽着你走咯。你已经喝多了,问你住在哪儿你也不说话,我费了半天劲,只能把你带到我家了。”
  “嗯……”我努力站了起来,身体摇了两摇,险些栽倒,路清盈赶快扶住了我。我看她的眼睛,她脸一红,扭过头去,转身走开了。
  “早饭吃点什么?”我叫住她。
  “小米粥,已经好了,来吃吧。”
  我跟着她走到客厅。“哎,就你一个人?你父母呢?”我说。
  “在榆次办厂子,几个月回来一次,所以只有我一个人。”
  我们在饭桌处面对面坐下。我喝了一口粥,有些熬过了。我抬起头来看她,发现她也在皱眉头。路清盈发现我在看她,便抬起头来不好意思地对我笑笑:“其实,我做饭的水平菜的不行。”
  “嗯——”我看了看表,已经快11点了。“午饭我来做。”我说。
  “你会做饭?”她惊奇地看着我,好像我就应该除了喝酒别的都不会一样。
  “我这人嘴馋,为了满足自己的胃口,当然要学做饭——你不好好学做饭,小心将来嫁不出去。”
  “去。”

  “嗳,真看不出来,你这过油肉炒得还挺正宗的么。”
  “虽然是河北人。”我夹了一筷子塞到嘴里,补充道。
  路清盈沉默片刻,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似的,对我说道:“其实,你人不错呀。但是,你为什么要那样对待于娜妹妹?”
  我放下筷子,看着她的眼睛,说:“我说的,你信吗?”
  她微微一笑,反问道:“那你得先说给我听吧?”
  “我打算在中国流浪上个两、三年,长长见识——这是我毕业时候的想法。后来没有多久,我两地的恋情就结束了。从这件事上我就觉得爱情这种东西是一种奢侈品,可望不可求。也许我明天就会从太原消失,那于娜咋办?”
  她点了点头,认真地看着我。
  我继续说道:“我没办法,但是我又不忍心拒绝她。所以我只有像现在这样表现得这么差劲,这样我离开她的时候她才不会像电视剧里那样哭得一塌糊涂。”
  “就像你本来会喝酒,但是非要装成不会喝酒那个样子?”
  “差不多就那样。”

  这时候,门铃突然响了起来。路清盈站起来,走向大门。
  “小路姐姐,你见过李马吗?昨天我跟他吵架了,我刚才去他那里了,这死人昨天一晚上没回去……”我听了出来,这个焦急的声音来自于娜。
  “你是找我?”我走了过去,看到了一脸惊奇表情的于娜。
  “你……她……”于娜瞪大了眼睛,说不出话来。这是一个从焦急到惊诧,从惊诧到愤怒的迅速过程。
  “于娜妹妹,这是一场误会!”路清盈解释道。
  这个时候的于娜已经听不进去任何解释了,她紧紧咬住下嘴唇,上前两步。
  “啪!”我的左颊火辣辣的。
  “呜……”于娜捂住嘴,强忍住就要流出的泪水,转身跑了出去。
  这个时候那个耳光带来的痛觉我似乎已经感觉不到了,只是愣在那里,大脑里一片空白。

订阅本站

没有评论

(Required)
(Required,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