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wser icon
You are using an insecure version of your web browser. Please update your browser!
Using an outdated browser makes your computer unsafe. For a safer, faster, more enjoyable user experience, please update your browser today or try a newer browser.

彼黍离离

Posted by on 2008 年 12 月 17 日

你可以任意转载本文,但请在转载后的文章中注明作者和原始链接。
媒体约稿请联系 titilima_AT_163.com(把“_AT_”换成“@”)。

在互联网上,神州数码遭学生抗议已经不是什么新闻了。总之,这个事件的责任方不是神州数码就是通才教育,或者是都有猫腻。

由于这件事情发生的地点就是我工作所在的数码科技广场,所以我得以亲眼目睹了这整个的事件过程。而且,我就此联想到了另一件事,是我毕业那年所亲身经历的。

这张图片来自互联网,配发的新闻是有关中北大学分校发生的静坐抗议事件。由于学校给专升本学生发的不是本科学位证,而是国家教委不承认的两年学位证,所以引发了这场事件。事实上,在当时不单单是分校,连我所在的本部也发生了类似的事件,原因也是一样的。
当天中午我接到系里通知,要我去教学主楼(11 号楼)领取我们班的毕业证和学位证,我便与静坐的学生们短兵相接。在楼道里,十来个学生坐在楼梯上,挡住了我的去路。
我:“同学,让一下好吗,让我上去办点事。”
领头的:“你走别处吧。”
我:“咱们都是学生啊,你为难我也解决不了问题啊。”
领头的:“那我不管,反正我们的问题不解决,谁也别上去。”
这后生说完后,用挑衅的目光看看我。我扫视一下楼梯上的所有人,他们亦都如是。于是我不得不回去,直到第二天才拿到了证书。

那么,第一个问题就此产生——如果维权一定要采用一种轰轰烈烈的方式,那么是否应该忽视无辜群体的权利?
这种事情我经历过,所以我认为不能,完毕。
第二个问题,在权益受到侵害时,我们可以避免采用轰轰烈烈的方式吗?
我认为可以,虽然法律程序在这个时候显得碍手碍脚效率低下。
第三个问题,如果我们采取了轰轰烈烈的方式,那么我们能预见这个方式会引发的结果和副作用吗?
我认为不能。对任何一个人来说,怒至极点、怒无可怒的时候,再让他去理性地看待问题、把握运动的方向,是不太现实的。
而这,就是我担心的。

延伸阅读:

  1. 革命导师列宁说:革命是人民群众的盛大节日。
  2. 明年是 2009 年。
  3. http://news.qq.com/a/20081214/001338.htm
  4. http://news.163.com/08/1010/02/4NS1Q4HG0001124J.html

我是在杞人忧天吗?肯定没有,因为我什么都没说。

订阅本站

3 Comments

  • At 2008.12.17 16:58, y said:

    呵呵,当年我比较幸运,在学生们行动之前进了老师办公室,好像还是我们系我们这届第一个拿到学位证毕业证拿到手的人。

    • At 2010.04.21 23:30, ?? said:

      你的观点不能认同。你好像把自己摆在了上帝的位置上。 应该换位思考。

      • At 2010.04.22 08:54, 李马 said:

        愿闻其详,我应如何换位思考,以及思考些什么?

        (Required)
        (Required,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