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wser icon
You are using an insecure version of your web browser. Please update your browser!
Using an outdated browser makes your computer unsafe. For a safer, faster, more enjoyable user experience, please update your browser today or try a newer browser.

游民稗史(12)

Posted by on 2004 年 11 月 30 日

你可以任意转载本文,但请在转载后的文章中注明作者和原始链接。
媒体约稿请联系 titilima_AT_163.com(把“_AT_”换成“@”)。

第12篇

  “老板,我要辞职。”这天,我将写好的辞职报告交给老板。
  “咋地,在这儿干,不好么?”老板惊奇地抬起头来看我。
  “不是,我——广州有个同学要创业,我想去帮个忙凑个手。”我不得不撒了个谎。现在我的处境有些尴尬,所以我想到了离开这里南下,反正我在这里暂时还没有什么牵挂——也许等到有牵挂的时候就晚了。这时候我下意识回头看了看于娜,发现她也在瞪着我。我恶作剧地对她笑了笑,然后扭过头去。
  “行咯,那——你到那儿好好干吧。”老板说,一脸的无奈。

  我走出门外,看到了路清盈。
  “你看,这是今天的报纸,你把这个给于娜看……”她递给我了一张今天的《太原日报》。
  我接过来,在那个通常用来刊登一些记者自我意淫文章的社会新闻版块发现了一条消息,名字是《一人重伤街头,原是抢劫惯犯》。我对她笑笑,说:“我,已经辞职了。”
  “你要离开于娜,你真的不喜欢她吗?”
  我沉默片刻,对她说:“要说喜欢,我倒是更喜欢你,因为你是个贤妻良母型的,我就喜欢这样的。”
  不知为何,路清盈呆呆地看着我,说不出话来。我将报纸塞到她手里,然后转过身去。还没走出两步,于娜的声音从背后响起:“嘿,李马,你要去广州,路姐姐也应该是和你一起去吧?”
  我回过头,轻轻而又认真地对于娜说:“丫头,我记得以前问过你一个问题:你知道你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男朋友吗?活泼没有错,但你更要做一个通情达理、善解人意的女孩,就像你路姐姐一样——吃醋可不是通情达理,更不是善解人意。”
  于娜被捅到了伤心处,眼圈一红,捂着脸跑开了。我再看路清盈,她还是呆呆地看着我。
  “走了,你也保重。”我对她尽量绅士地笑笑,走开了。

  坐在公车上,我开始胡思乱想。
  于娜的确太幼稚了;关雪挺合适我,不过她已经是别人的老婆了,而且还经受不起两地恋情;至于路清盈,通过这段时间的接触我倒是认为她是个很不错的女孩,和关雪一样善解人意,而且比关雪更加通情达理。突然我觉得自己好像“革了命”的阿Q一样,竟然开始觉得女人已经任由自己挑选了。于是不由得自嘲地笑笑,摇了摇头。
  “大哥哥,你一个人在傻笑什么呀?”这时候,坐在旁边的一个只有六七岁的小丫头好奇地问我。

  回到家,发现乱糟糟地成了一团。“小偷?”这是我的第一反应。然后我冲了进去,发现大弱正在收拾东西。
  “我操,你他妈的愚公移山呢?”我松了口气,骂道。
  “我操?你他妈的回来这么早,又装醉旷工了?”大弱回敬道,“——老子辞职了,后天走。”
  “你也辞职了?”我说。
  “对了,”大弱停下手头的活儿,站起来问我:“你知道我要去哪儿么?”
  我摇摇头,说:“不知道——不过你小子去哪儿都会给中国人民造成负担。”
  “别贫了,告诉你:石家庄!老子有个同学在那边创业,我过去帮忙去。”这时候我心里一动,想起了刚编不久的那个瞎话,这忒巧了也。
  大弱看看我,接着说:“明天下午,坐汽车走。”
  “你二呀你,干吗不上午走?”我说。
  “今天晚上跟你一醉方休,明天上午睡觉,下午走。”大弱看着我笑笑。这时候,我心里突然一阵酸。
  “俺们那旮都是东北‘淫’么!”他接着说。

  这天晚上我们喝了两瓶酒,大弱一瓶我一瓶。他真喝多了,哇哇吐个没完——这也是我们喝酒的历史上他第一次喝吐。在扶大弱上床的过程中,我想起了路清盈——我喝醉那天她也一定是这么扶我的。
  我摇摇晃晃地爬上了我的床,酒精给我带来的浑身燥热以及精神上的兴奋感让我无法入睡。

订阅本站

2 Comments

  • At 2006.03.05 13:03, 呵呵 said:

    呵呵

    • At 2008.11.14 10:26, hehe said:

      李马艳史

      (Required)
      (Required,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