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wser icon
You are using an insecure version of your web browser. Please update your browser!
Using an outdated browser makes your computer unsafe. For a safer, faster, more enjoyable user experience, please update your browser today or try a newer browser.

游民稗史(14)

Posted by on 2004 年 12 月 16 日

你可以任意转载本文,但请在转载后的文章中注明作者和原始链接。
媒体约稿请联系 titilima_AT_163.com(把“_AT_”换成“@”)。

第14篇

  上午的时候把一切都办妥了:火车票、手机销号、食品采购——可以说是只欠东风了。下午闲来无事,就去买了两瓶汾酒——想来以后喝汾酒的机会就不会像在太原一样这么多了。
  一个人喝酒和许多人喝酒不一样:许多人凑在一起喝酒,随着聊天说笑酒劲也就慢慢被冲淡,所以不容易醉;然而一个人喝酒是闷着头喝,再加上一般独酌自饮者都多少有些心事,因而也就醉得快。其实真正爱酒之人早已通晓酒不能消愁的这个道理——酒于他们也就更加趋向于一种消遣、一种爱好,而不是发泄工具,于我亦是此理。不多时,半瓶汾酒下肚,眼前便已有些迷乱了。
  回想起来这些日子所发生的事情,不由得感慨万千,嘴里胡乱吟道:

  手上酒半瓶,
  心中念清盈。
  若问为何故,
  只因一段情。

  这个时候外面有人敲门,我晃晃悠悠站起来,向大门走去,自言自语道:“有……俗客来否?”
  打开门来,却是路清盈。我一个激灵,酒也醒了半截。
  “你?”
  “怎么,不欢迎我吗?”她微笑着,用狡黠的大眼睛看着我,我心里七上八下。
  “呃……请进。”我将她让进来,把门关上,心里开始嘀咕:她怎么知道我在这里住?
  “我知道你要走了,所以向于娜妹妹打听了你的地址——还好你没走。”她像是知道我在想什么一样。
  “请,里面坐吧。”我带着她向里走,由于刚刚酒的原因,我晃了两晃险些摔倒。她扶住了我。
  “你……喝酒了?”
  我没有回答,将她领进了我的屋子。

  路清盈一眼瞅见了我写字台上的火车票,便拿起来放在手里端详着。“后天走?”她问道。
  我点了点头,拿起剩下的半瓶酒,打开盖子。
  “酒多伤身,你不知道么?——我记得我跟你说过呀。”她伸手去抢我手上的酒瓶,我背过手去将它藏到身后。
  “以后可能没机会喝这酒了。”我说。
  她咬咬嘴唇,说道:“那——我陪你喝,你少喝点。”
  我想起了昨天的于娜,不过还是递给了路清盈一个口杯。

  半杯酒下肚,路清盈的小脸儿已经涨红了。
  “哎……你怎么不问问我,为什么来找你?”
  “如果是你自己想告诉我,为什么还要在乎这种形式——直接告诉我不完了?”我哼哼一笑。
  她迟疑了一下,动了动嘴唇,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不过还是下定了决心,说道:“你那天说,你喜欢……贤妻良母型的,是真的这样,还是为了……气于娜妹妹?”虽然喝了酒,不过我还是注意到了,那天我说的是我喜欢她这样贤妻良母型的,而她一转述却将某几个词省略掉了。
  “我要是想气于娜,怎么气都行——干吗还非要这么气?”我没有正面回答她。
  她的表情突然变得很复杂,好像是要哭出来一样,老实说我从来没有见过路清盈这个样子。
  “你太贤妻良母了,而我的生活需要的是新鲜和刺激。”她一字一句地说道。
  “什么意思?”我被她弄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我第一个男朋友,也就是唯一一个男朋友跟我分手时候说的话。”她咬住嘴唇,看得出她在努力克制自己的情绪。我也大概猜到了,那天我说过了“我就喜欢你这样的贤妻良母”后她为什么会发呆——我触到了她最敏感的一根神经。
  “哦。”我喝了一口酒简要回答道,因为我知道她一定还没有说完。
  路清盈喝了一大口酒,继续说道:“我和他是大一的时候好上的,开始的时候一切都很快乐,我觉得我是全世界最幸福的女孩子。”她虽然已然微醉,但是由于情绪激动,所以说话仍然十分流利。
  我喝了口酒,点了点头,示意她继续说下去。
  “过了几个月,他突然向我提出了……”说到这里,她迟疑了一下,“……那种要求。”
  “性。”我补充道。
  “是的……”她脸一红,继续说道:“我没有同意,他就……和我分手了,还说了那些话。”然后仰起头来,一口气将口杯中的酒喝完。
  她沉默片刻,又自言自语道:“贤妻良母,真的这么惹人讨厌吗?——从那以后,我再没有恋爱过。”这时她又将酒杯举起,发现已经没有了,便对我说:“酒。”
  我站起身,走到她身边,一把夺过她的口杯说:“你已经醉了,不能再喝了。”
  “我没有醉,没有醉!”她不住地摇着头,两只手敲打着我。我任她敲打,只是慢慢抚摸着她的头发。慢慢地,她不再打我,而是紧紧地抱着我,将头贴在我的身上啜泣着。
  过了一会儿,路清盈平静了下来,我拍拍她的后背,说:“好了好了,不哭了啊。”她却没有反应。我赶忙扶起她的头,发现她已经——可以说是不省人事了。
  她醉了,我就和对待大弱一样,把她抱到我的床上,然后回过头去坐在座位上独酌自饮。

  在我喝完赖在瓶底那点汾酒的时候,突然,一对纤细的手臂从我的身后伸出来,锁住我的脖子。然后,一个柔软的身体靠在我的后背上,丝般柔顺的长发像风一样拂过我的面颊。酒气从我耳边的那张嘴里有节奏地喷出来,我触觉不太敏感的后背也隐隐约约地感觉到了有节奏的起伏,软软地应和着那耳边呼吸的节拍。
  为酒精所迷乱的我,第二次把路清盈抱到了我的床上。

订阅本站

没有评论

(Required)
(Required,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