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wser icon
You are using an insecure version of your web browser. Please update your browser!
Using an outdated browser makes your computer unsafe. For a safer, faster, more enjoyable user experience, please update your browser today or try a newer browser.

游民稗史(15)

Posted by on 2004 年 12 月 17 日

你可以任意转载本文,但请在转载后的文章中注明作者和原始链接。
媒体约稿请联系 titilima_AT_163.com(把“_AT_”换成“@”)。

第15篇

  早晨,我从睡梦中醒来。突然,发现自己全身是赤裸的,昨晚的所有事情霎时便一股脑儿地浮现在我的大脑中。我望望四周,没有路清盈的身影。我叹口气,她走了,走得那么急。
  从床上爬起来穿好衣服,在叠被子的时候发现床单上多了一小滩暗红色的东西——我开始意识到,这一次,我真犯错误了,而且这错误还不小。
  叠好被子以后,我在写字台上发现了一张小纸条,上面写着一行英文:“Bye.——路清盈。”
  这和第一次她给我的纸条一样,一行英文,一行署名,还是那么简短。我将纸条捏在手里,越捏越紧。我清楚,这个“Bye”恐怕可以翻译成“永别”。
  我慢慢坐到了凳子上,心中说不清是什么滋味。
  还是去熬碗小米粥喝吧,突然我又想起了几天前那碗熬过了的小米粥——见鬼,我是不是爱上她了?

  翌日,我终于踏上了南下的列车。是时候和山西说再见了,我对自己说。再见了山西,再见了太原,再见了汾酒,再见了于娜、老狗,还有,你……

  慢慢地天色暗了下来,窗外再也看不到什么景色了,我也开始愈发无聊起来。说来也怪,这时候那个女子的脸庞再次浮现在我的大脑中——我想,这次南下我也许真会后悔的。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我便从书包里掏出来前天喝剩下的那一瓶汾酒,向餐车走去。
  餐车上没有过油肉,我便胡乱点了几个菜。看来,我真的是要和过油肉告别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酒喝得差不多了,菜也吃完了,我便摇摇晃晃的蹒回了座位。我一下子瘫倒了座位上,闭上眼睛,耳边充斥着车轮碰撞铁轨发出的声音,还有酒精带给我的蜂鸣。

  “离家的孩子流浪在外边,没有那好衣裳也没有好烟,好不容易找份工作辛勤把活干,心里头淌着泪脸上流着汗……”不知什么时候,一阵歌声响起,将我拖离了周公的世界。
  我费力地睁开眼睛,看到车厢门口站着三四个拄着铁拐杖的残疾人。
  “大爷大婶大哥大姐,我们来自不同的地方,希望您能伸出您的援助之手,救济一下我们这几个残疾人兄弟吧。”领头的一个人说道。
  说完后,他们一边唱,一边向前走着收钱。其实说白了,这就是文明的抢劫——如果你不给钱,他们可以用铁拐杖狠狠地捅你,但你又不好意思去打一个残疾人。
  几个人走到我的跟前,停了下来。我抬起头费力地瞪着他们那个领头的,同时夸张地喘着粗气,一边暗暗地将手中的酒瓶捏了捏。
  领头的那个看了看我,一句话没说,继续向前走去。
  我扭过头去看着他们的背影,嘴里嘟囔道:“乃球戈兰。”

  “亲爱的旅客朋友们,本车的终点站——广州站到了,请准备下车,我们下次旅行再见。”这句话标志着我这30多个小时的旅行终于结束了。
  走出出站口,我站定了开始打量这个陌生的城市。我的心情非常复杂,又开始后悔自己这个决定做得过于草率了——我没有在此作任何的安排就贸然离开了太原,到了现在我都不知道自己应该去哪儿,应该干些什么。这一张张陌生的脸孔……我开始不知所措了。
  突然,我怔住了。在海一般的人群中,我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1.65到1.67的身高,匀称的体态,飞瀑一般的长发在风中飘扬,还是没有化妆。
  她微微一笑,显得妩媚而并不妖娆。我的三魂七魄早已各奔东西,像着了魔一样走到了她的跟前。我咬咬嘴唇,一把将她揽入了怀中。
  时间像凝固了一样。
  不知道过了多久,路清盈费力地从我的怀中挤出来,天真地看着我。
  “怎么,风把沙子吹到眼睛里了吗?”她习惯性地歪歪头,对我说。我这时候才发现,有几点不争气的东西不知是什么时候从我的脸颊上爬了下来。
  “不,”我说,“这是喜悦的泪水。”

  ……

  “你记不记得我曾经说过,我是个游民,就像鼠标一样会在中国的地图上到处漂游?”
  “那……我就当鼠标垫好了。”

(完)

后记

  这篇两万余字的小说,我断断续续地写了半年之久。一方面是由于学业,另一方面还由于我毕竟是个程序员,要把更多的时间给代码,因而有的时候没有时间来关注这篇小说的发展。有很多的朋友在期待着这篇小说的结尾,而李马花了这么长时间才让大家遂愿,所以在此向大家说一声抱歉。
  小说毕竟不是现实生活,这篇小说当然也不能避免地落入了俗套。其中的一些东西不免有些理想化——最有代表性的应该就是结局了:可以说如果换我做路清盈本人,那么我是不可能提前李马一天来到广州的,那个简单的“Bye”也当然就是永别。为了弥补这些缺憾,使得小说更像现实,我采用了口语、方言甚至粗口,希望大家读起来能够觉得自然。
  我以为小说的后记不宜太多,因为我所希望表达的东西都在小说本身中了,在后记中将它们点明反而无甚意义了就。

李马 2004年12月17日于三晋龙城

订阅本站

一条评论

  • At 2006.04.14 15:50, lf said:

    用了半个工作日的时间看完了这篇文章,终于有一点了解大马了!

    (Required)
    (Required,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