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wser icon
You are using an insecure version of your web browser. Please update your browser!
Using an outdated browser makes your computer unsafe. For a safer, faster, more enjoyable user experience, please update your browser today or try a newer browser.

寒窗(5)

Posted by on 2001 年 07 月 12 日

你可以任意转载本文,但请在转载后的文章中注明作者和原始链接。
媒体约稿请联系 titilima_AT_163.com(把“_AT_”换成“@”)。

第五章 创业(下)

  说起我创业的最末阶段,那诚然是一段很长的时期,我从高一便开始写有自己独立见解的文章,高二末期开始写激情性文章,高三便开始了我的文痞时期。说起本段时期,我是极为骄傲与自豪的了。本章选登三篇文章,其中《蜜蜂·蚂蚁·人类》是第一时期所作,《满人和汉人》为第二时期所作,《头等难定,“非头等”也难定乎?》为一篇应试八股,乃第三时期所作,得了42分,为我作文最高分。

蜜蜂·蚂蚁·人类

  有这么一篇寓言:一只蚂蚁遇到一只蜜蜂,问:“我很奇怪,为什么人类说你是‘勤劳的蜜蜂’,而不说我是‘勤劳的蚂蚁’呢?毕竟我们都在进行同样辛勤的劳动呀。”蜜蜂说:“那是因为你的劳动成果都留给了自己,而我的劳动成果都献给了人类。”
  诚然,人们就是这样对其称呼的,并且早已习以为常。但是,这样做却歪曲了这件事的本质。
  众所周知,蜜蜂会酿蜜,人类爱吃蜜。人类为了吃蜜才养蜂。待蜜酿出后,如果人类不取,那么蜜蜂当然不会将蜜主动送给人类,而会自己吃掉——这才是这件事的实质,也就是说,是人类吃了蜜蜂的蜜才赞美蜜蜂。而至于蚂蚁,它的产品人类根本不需要,人类凭什么赞美它呢?试想,倘若蚂蚁也会造一种可口的营养品,那么它肯定会成为“勤劳的蚂蚁”。
  我是人类的一员,但我也要大义灭亲,因为我不希望未来的一天,进化得具有高度智慧的动物(假如可能的话)指着人类诸如此类的褒贬说:“他们人类真虚伪。”

满人和汉人

  “——你们汉人,不过是我们满人的狗!”
  我想,如果身为汉人的我,在前清时问一个旗人“汉人和满人的关系”的话,他一定会这样回答我。究其原因,大清的天下是人家满人打下来的,在紫禁城中穿龙袍、坐龙座的也是人家满人,我们汉人自然是爱新觉罗家族的奴才了。
  ……这又算是什么道理,不过事实即是如此,请问又有谁敢在太和殿门口喊一声:“大清皇帝是我的一条狗!!!”——没办法,人家满人权力在手,兵力在手,说话自然口气就硬。
  其实,满人并不是生来口气就硬的。
  在朱明王朝尚未走向没落之时,满人——那时叫女真人,还在关外的东三省一代活动,以狩猎为生。其时,汉人真是何等威风地压迫女真人,而其时的女真人,可能连汉人的狗都不如。
  有语云,吃尽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后来,女真人的伟大领袖——爱新觉罗·努尔哈赤带领着女真人建立了金汗国,史称后金。随后的金汗爱新觉罗·皇太极改国号为大清,并自称皇帝,改编女真为满洲,满人称霸中原的历史便由此开始了。直到满人做了中原的皇帝后,连汉人的狗都不如的满人终于让汉人做了他们的狗,这一直持续了两百余年。
  或许有人要问:你写这些做什么?
  我写这些当然不白写,是有我之用意的。
  满人入关,使我们汉人蒙受了空前的耻辱,此民族之辱也。
  美利坚人炸我大使馆,使我们华人蒙受耻辱,此亦民族之辱也。
  我想,我们之所以挨炸,究其原因,乃我国国力不如人也。倘我国之国力能使美利坚人连我们的狗都不如,其又安敢炸我使馆?
  或曰:“你这句话,咋看咋有点A·H的味道!想当战犯吗?!”
  非也!!!
  我知道我重几斤几两,——只乃一穷书生耳!因此,我又安敢吹出大牛?使我说出这些话的,只是我的爱国之心。明确地说,我确是想复仇,且不切实际地想恢复中华盛世,将所有劣等种族——诸如英吉利、美利坚、大和等等——踩在脚下,其景象,何其壮哉!对于A·H其人,我亦不说什么,不过,我确是很羡慕他所统治的第三帝国,羡慕该国全盛时在世界上说一不二的境界,倘中华能达此境界,何惧美利坚哉!
  本文本是谈满人和汉人,却又扯到了美利坚人,似乎是跑题了。
  后记:文中的A·H,相信已有人猜到了,就是阿道夫·希特勒。写本文前,我曾通读过他的《我的奋斗》,我为书中所充斥的民族激情所震撼,便开始了我的创业第二阶段,同时我开始渐渐变为一个种族主义者。后来,有一次开班会,题目乃“我的理想”,我说:“我的理想是有一天,中国的军队踏遍美利坚的土地,并在那里划分地盘,然后在租界边界竖上一牌,上写:‘美国人与狗不得入内’。”随后,我得到了一片掌声。而今日再读到这篇文,感觉到我那时确是幼稚。其实,现今有不少如我当时一般的年轻人,也喊着很“左”的口号的。在我,这心诚然是好的,可惜这又似乎有点“阿Q精神”的味道了。在这方面,还是略略学一点《老子》罢,但我又不主张完全成为一个像黄老道一样“无为”的人,还是斟酌着去办罢。至于这篇文,留下来,留给那些作着疯狂梦的青年罢。激进一点,没什么不对,但别过分得不切实际。

头等难定,“非头等”也难定乎?

  鲁迅先生说过,学问都各有用处,要定什么是头等还很难。譬如你单偏语文,不重理化,那你就有不明事理,练法轮功的可能;倘你单重数学,不重英语,没准儿一个老外问你“Where’s the rest room?(厕所在哪)”,结果你指着饭馆跟人家说:“Over there.(在那儿)”
  当今中国的学问确有很多,定“头等”确实难,但定“非头等”就不一定难了。以下是我所谓“偏激”的论述,但也不一定全错。
  政治,在每张答题卡的“科目”栏中均处于头等地位,并且从小学到大学,一直有这个科目。理论上讲,这不足为奇,因为治国要先治人民的思想,所以“政治”自然是头等重要地位。
  我要说,在现实中,这个科目实在是完完全全的“非头等”。除了背,别的就没了。至少九成的高中理科生学政治的动机是为了在会考中取得C以上的成绩而取得参加高考的资格,九成的高中文科生和初中生学政治的目的是为了“提分”罢了。从动机这一点来说,实在可算“非头等”了。
  再说效果。倘全体学生学了政治,能成为理论上的“文明”学生的话我就不说什么了。还说“法轮功”罢。高二学哲学,唯物论、辩证法可谓详了。然而高中二年级以上的学生练法轮功的不是没有,反而有那么不可忽视的一拨儿。具体比重我不知道,但理论上讲,不该有自焚的,结果有了。从小里说,政治教导学生“讲文明”,可至少有七成在校男生成天嘴里挂着国骂,理论上不应是这样的。这可谓政治是“非头等”的又一明证了。
  至于政治为何由理论上的“头等”变为现实中的“非头等”,我想主要是应试制度这个悠久的历史传统决定的。应试,决定了动机不纯。教育人们的思想,不应由文字和背诵占主导地位,那样自然会偏离方向了。政治的素质改革不同于其它科目的素质改革,可以说改就改。至于怎么改,我说了也不算,还是不说为妙。
  回望本文,想到这次考试一定完蛋了,不过令我欣幸的是,还并不算跑题。我做好了准备来接受失败。我很坦然,因为我的目的只有一个:理论和实际一致,政治不再被我定为“非头等”。(待续)

订阅本站

没有评论

(Required)
(Required,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