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wser icon
You are using an insecure version of your web browser. Please update your browser!
Using an outdated browser makes your computer unsafe. For a safer, faster, more enjoyable user experience, please update your browser today or try a newer browser.

谢幕时分(4)

Posted by on 2005 年 05 月 16 日

你可以任意转载本文,但请在转载后的文章中注明作者和原始链接。
媒体约稿请联系 titilima_AT_163.com(把“_AT_”换成“@”)。

  大学的最后一年到来了。可以说到了这个时候我既“功成”又“名就”了,那么接下来该考虑的,自然就只有工作了。我极为庆幸的是先前我走了一条真正适合我走的路,所以这最后的一年并没有任何的波澜壮阔,所有的一切都来的是那么自然直接。舞台上的我,也由一条毛虫真正蜕变为了一只绚烂的斑蝶。

  大三的时候我逃了很多的课,我便以为是天堂了。可是升到大四以后,我才发现其实大三还是和大四差远了。
  这一学期一开始,我便被告知我们班被划分到了硬件专业,而这又恰恰是我最不愿意见到的。于是我开始更疯狂地逃课,或者说,基本不上课。我每天所做的事情,依然是从网上找片子下,然后再看。这期间我是真正再也无法写出程序了,因为我发现在天堂中生活,人也会变得颓废。
  其实这一个学期我并非没有事干,而是参加了软件设计师(高级程序员)的考试——我也想为我两年来的程序设计经历讨得一个所谓的“名分”。但是由于是前过于颓废,所以直到开考前一个月的时候,我才勉强打起精神来开始上自习,但每次自习都上不了多长时间,有的时候甚至不到一个小时就拍屁股走人了。我隐隐地感觉到,我的学生生涯,真的是到头了。
  逝者如斯夫,终于到了考试的日子。那一天我们起了个大早——这在我大四的历史上应属极为罕见的了,然后坐上学校的校车开赴考试地点太原理工大学。到达太工后我们饱饱吃了一顿早饭,这当属我在太原四年来最过瘾的一顿早饭,由此亦能推断出中北范围内的奸商(无论是公家还是私家)仗着偏僻这一地利干了多少无法形容的事情。
  上午考的是综合知识,几十道选择题构成了这一场考试的全部内容。既然是“综合知识”,那么题目范围当然是海阔天空无所不包,甚至包括很多程序员用不到的知识。我向来对这种做法很有腹诽和诟病,但由于我说话不管用——所以我也只能是腹诽和诟病。这种题目十分好答:会的就是会,不会的就是不会,挑着最顺眼的答案写上便罢,于是我不到一个小时就交了卷子。
  下午则主要是软件设计方面的题目。这一场我发挥得较为淋漓尽致,花了约有40分钟便交卷开路了。后来考试的成绩说明,我下午的成绩合格,上午的不合格——于是这次考试成了我大四的唯一遗憾,我越来越坚信我是个不适合考试的人。

  当毕业生推荐表和成绩单做好的时候,大家才隐隐约约地感觉到要开始找工作了。说到这里我不由得感慨当前网络的发达,因为我自己就是得益于这个媒介,并没有大动干戈就找到了一份工作。
  当时我锁定了三个网站:ChinaHR、51job和jobcn。每天早上起床,打开这三个网站便成了必做的工作。打开自己的职位搜索器,凡是最新更新的职位都打开一看,留下邮箱的就投到邮箱里,没留下邮箱的就在线申请职位——这些个过程其实和论坛的刷屏灌水无异,但又略有不同:其一,刷屏灌水是一项自愿的行为,而投简历却属于被迫行为;其二,刷屏灌水有遭到论坛版主或管理员惩罚的危险,但投简历可以肆无忌惮为所欲为。于是乎不到一个月,我投出了100余份简历。
  终于,2004年12月上旬的一天,我收到了第一份面试邀请。其时我正躺在床上看《康熙王朝》,突然手机响了,我懒洋洋地拿起手机,却发现这是一个010开头的陌生号码。这时候,我已经猜到是一个面试邀请了——当然,如果不是国家反灌水办公室打来的话。我接电话,下面的一切事情都是那么的顺理成章:我将于这个月的下旬赴京面试。
  当我挂断电话再躺下的时候,却无论如何也没有心情再看下去了。

  自那之后我的生活更加颓废,似乎是只等着赴京了。终于有一天,班上一个女生说,你给我讲讲考研的数据结构吧,我说好,正好我已经厌倦这种生活了。
  那一个上午是让我极其压抑的一个上午,我隐隐约约地感觉到中国学校和软件工业的距离几乎完全是背道而驰的。现在看来,我更加认定了这一事实。不说别的,仅以那些标准答案中的代码来说,就让我有些不寒而栗。标准答案,这种有导向性作用的标准答案如果放在中关村,早已经被项目经理骂的狗血喷头了,居然还堂而皇之地称为“标准答案”?如果上天给我一个机会,我会用三个词语来形容这些所谓的“标准答案”,那就是:丑陋、晦涩、凌乱!软件作为产业,需要的是整洁、明了、清晰的代码,但是如果被这种“标准答案”代码熏陶的学生进入软件产业,会造成什么样的损失,我不得而知。也许我有些杞人忧天,因为学生进入软件产业以后是可以改正的,但是我还是想说,“亡羊补牢”终究不如“未雨绸缪”的好。
  这个上午,我悟出了一句话:真正的代码不是数学家在纸上写出来的,而是程序员上机调出来的。

  终于,我进京了。面试、签约、上岗,这一切也都没有任何的波澜壮阔。看着胸卡上的“软件工程师”字样,我心中泛起一种莫名的感觉。两年半来对技术的执着,给我带来了太多的得与失,时至今日最后换来的这五个字,不正是我先前追求的所谓“名分”么?
  走笔至此,我突然觉得已经再也写不出什么东西了。心想也是,后来我所做的工作,是一个程序员所做的,而并不是学生所做的。我的所谓“谢幕”,是针对大学这个“舞台”而言的,至于程序员的生活,我尚未品出味道来。我无法预料我未来是否还会为做程序员的经历去写类似这样的回忆文字——当然那些也不是在今天我考虑范围之内的了。
  无限的怅惘夹杂着对未来的希望,我持续四年的表演也慢慢到了尽头。似乎现在我要做的,就是在最后这一个月的时间里,亲手谢下自己舞台的落幕。享受着谢幕的灯光,躬下上身默默退去,即使耳边没有任何喝彩,仍可算是一件幸事,属于自己的幸事。

李马 2005年5月16日于京师海淀

订阅本站

3 Comments

  • At 2006.02.21 19:05, 小强 said:

    “我突然觉得已经再也写不出什么东西了”,“亲手谢下自己舞台的落幕。享受着谢幕的灯光,躬下上身默默退去”
    写到最后。。。

    • At 2006.12.14 14:25, 小刚 said:

      人的生活也许,就是如此,不停追求本不属于自己的东西,但,同时,他也将丢失本来属于自己的东西。

      • At 2008.03.18 23:36, FoEyes said:

        看着这些文字,我不禁想起了自己,和你有着几分相似

        (Required)
        (Required,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