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wser icon
You are using an insecure version of your web browser. Please update your browser!
Using an outdated browser makes your computer unsafe. For a safer, faster, more enjoyable user experience, please update your browser today or try a newer browser.

胃虫

Posted by on 2005 年 11 月 15 日

你可以任意转载本文,但请在转载后的文章中注明作者和原始链接。
媒体约稿请联系 titilima_AT_163.com(把“_AT_”换成“@”)。

序(朱甲)

  “朱甲!我要把你的《胃虫》改成小说!”子明劈头盖脸的说了一句。
  “……”
  “好!就算你答应了。我开始写了!”
  “……”
  ——光荣!
  这辈子写的东西第一次被别人改写,就像以前写的东西第一次全班朗读、第一次刊物发表、第一次别人转载一样的光荣!
  最初有关《胃虫》的冲动其实是想创造一个可变空间舞台,随幕次场次而逐渐拥挤。让外部形式、内部剧情同时来挤压人物,表现环境中个体的生存状态,以及它们与大环境的矛盾。
  将小说改为剧本者不在少数,然而将剧本改为小说的难度却是非常之大。没有了演员、舞台、灯光、音响等诸多表现手法,限制颇多。而子明兄则选择了第一人称的角度,娓娓道来,——这确实是话剧较小说所不及的。
  最值得一提的是,对子明兄的文笔,是仰慕已久的:下笔犀利,行笔诙谐,收笔留香,一气呵成,余音绕梁。——不可多说,多说则与广告无异!
  ——就此打住。

  我叫Jack,和我的老婆Rose生活在一起。不过,我们并没有多么惊天动地的爱情,因为我们只是两条虫子——两条寄生在人类胃里的虫子。
  已然记不得是什么时候了,那一天我睁开了眼睛,见到了Rose。然后,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么顺理成章:她成了我的老婆,我们就开始在这儿生活。

  我和Rose没有孩子,所以她现在还够不上良母的资格,不过这并不影响她成为贤妻。我实在无从得知她一天到晚脑子里究竟在想什么,我只知道她好像越来越招我烦。譬如吃饭的时候,她就一定要祷告感恩——据她说如果不祷告的话,我们的主人没准儿就不会再赐给我们食物了,所以我们要知道感恩。我call,就这种难以下咽的食物还值得感恩?
  这还不够。Rose说,我们不但要感恩,而且要虔诚地、心无杂念地感恩。
  啊,我尊贵的主人啊——感谢您赐给了我们这些美好的食物,这些食物真的很棒,我真的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你大爷的。

  打扫。打扫。打扫。我的老婆,Rose,又在打扫?!打扫干净了马上又会被弄脏,收拾干净了马上又会变乱。烦不烦啊,你?!
  这TMD又算是什么环境?夹杂着臭味,让人不敢呼吸的空气,永远打扫不完的污水和垃圾——我们竟然成天窝在这种鬼地方!这过的是什么日子,什么生活?这是个什么家?是的,我是在这儿认识了Rose,和她成了夫妻,开始住在这儿,一直住在这儿——于是我们就要老死在这儿?在这儿,我们甚至只能看见对方,连自己是什么样的都不知道!
  除了打扫,还能干什么;就算你自己不打扫,至少也不能妨碍我打扫吧。她说。
  我不得不承认,她说的对。

  外面。外面?外面!对了,外面到底是什么样子?突然有一天,这个词语从我的大脑闪过。
  也许,那是个阳光灿烂的地方。
  也许,那里遍地都是绿树和鲜花,充满了花的香气。
  也许,外面的天空飞着小鸟,它们在愉快的歌唱……
  还有——我不经意间瞥见了正在打扫的Rose——和她在外面做爱,也许会别有一番情趣——那将是怎样一种享受啊!
  不行,我要出去。

  叮咣,叮咣,叮咣。我一下一下地敲打那扇把我们与外界分隔开来的门,但是它却没有任何松动的迹象。
  哦,我想起来了,最初在这里的日子,一切都那么美好——家里虽不是很宽敞,但至少没有这么挤、这么乱;空气虽然不是很清新,但至少没有现在这样令人窒息的酒气;我们虽然不像杰克和露丝那样年轻漂亮,但至少不是现在这样的干巴老头和半老徐娘……
  敲,敲,敲,敲得我心烦死了。突然,Rose说。
  NND,不把门敲开,我们怎么出去?!我下意识地狠狠凿了下去。
  门,开了。

  我没有理会Rose的阻止,迫不及待地跑到外面。
  有……花香吗?她小心翼翼地问我。
  我用力吸气,一股强烈的凉意冲入了我的鼻腔,于是我猛地打了个喷嚏。好像什么也闻不到——不,又好像有很多气味,各种各样的气味都混在一起:有太阳的味道、雨滴的味道、树叶的味道、昆虫的味道、美酒的味道……还有花香!对,有花香!
  ——慢着!什么味道都没有,我什么都闻不到!可是,不应该是这样的!很黑,又黑又冷,什么都看不到闻不到——却又好像什么都有,这是何等可怕的一个世界,我却又曾经那么向往它!
  我,还是回去吧。

  一股奇怪的味道让我从梦中醒来,随即我狠狠打了一个喷嚏。XO、鱼子酱加摇头丸,应该是这样的。
  叩、叩、叩。这时候,有人敲门。
  我懒散地爬起来,把门打开。门口站着一个女子,一袭像斗篷一样的黑衣,松松的披散的长发,一双妖媚可以摄人魂魄的双眼,性感血样的红唇——简单说来,她带给我的恐惧感远远超过了肉体的欲望。
  我姓癌,癌症的癌,前天搬过来的。她轻描淡写地自我介绍道。
  我立即意识到,眼前这位妖艳的女子是一正儿八经的狠角儿。她只需要轻轻一碰,就可以让我们痛不欲生,轻而易举地把我们变成她的仆人。——不单单是我们,甚至包括我们那位所谓的“主人”。
  你来做什么。Rose谨慎地说道。
  我只是想来看看,你们想在这个地方做些什么。原来,你们和我一样,同样天天喝着污水,吃着垃圾,同样的无所事事,同样的苟且偷生。她依然十分平静。
  你为什么会在这儿?我问道。
  我是一个惩罚,如果想知道为什么,就问问你们的主人吧。她骤然间抬起头来,双眼射出的光芒令我愈发恐惧。
  ……
  唉。其实,谁都有追求自由的权利,享受鸟叫和花香的权利。她摇摇头,转身走了。也许,她并没有加害我们的意思。
  这时候我才发现,我和Rose已经瘫坐到了地上。

  这是什么?怎么突然会有水的?
  大水慢慢涨了起来。我和Rose,我的老婆,紧紧抱在了一起。
  我们很久没有这样抱在一起了。她闭上眼睛,微笑着说道。
  是呵,如果当年的杰克和露丝能一起葬身海底的话,也很美。

尾声

  当天,警察在一栋豪宅中发现了一具男尸。据悉,该男子系一有名富商,由于生活靡废而患上癌症,终因不堪病痛的折磨而服毒自杀。
  法医解剖的时候,在这具男尸的胃中发现了两条死掉的寄生虫。至于它们是被该男子所服的敌敌畏毒死的,还是由于寄生的母体死亡而死亡的,那就不得而知了。总之,在该富商死后,那个敌敌畏厂家改行做了胃药,生意还贼红火。

后记

  这是我第一次尝试把话剧改写成小说,在此首先感谢朱甲君给我这个机会,让我能够把这一部才华横溢的作品按照自己的想法表达出来。《胃虫》我看过一次公演(2005年8月8日大学生戏剧节),然后来来回回地又将本子看了十来遍。而《胃虫》的思想精髓,却好似云雾中的宫殿一样,朦朦胧胧却又好似不可及。不过经过三个月的沉淀与构思,这篇小说终于出炉了。“一百个读者的心中有一百个哈姆雷特”,我不敢奢求我的哈姆雷特与原剧本中的哈姆雷特一致——所幸,它至少是属于我的哈姆雷特。
  附带说一句,我所改写的《胃虫》剧本乃是2005年8月8日大学生戏剧节公演的版本,较之网上所流传的第一版详写了癌出现的一章。

订阅本站

8 Comments

  • At 2005.12.10 12:47, zxg said:

    等我把全文看完才看出文章的寓意。
    深刻!

    • At 2005.12.12 20:23, 汪松明 said:

      抄的我的

      • At 2005.12.14 18:19, 不知道 said:

        松岛好恶心!

        • At 2005.12.31 11:00, 阿八 said:

          看不明白~

          • At 2006.01.08 15:08, 很简单的道理 said:

            对生存环境的看法!!

            • At 2006.03.16 14:44, mayulei said:

              真的是李马写得吗?
              如果是真的,那么不管是否是改写的,我都加深了对你“会有出息”的信息。(非长辈口吻)
              “我看好你哦~~”。继续努力。
              哦,还有汪松明的留言呢。
              呵呵,他还告你剽窃呢。

              • At 2006.03.16 14:45, mayulei said:

                等一下,又发现了一个问题。
                “朱甲”?
                啊,原来公司里这么多牛人!藏龙卧虎。

                • At 2008.06.23 15:24, 小狼 said:

                  引用mayulei 的话 ”我看好你哦”

                  (Required)
                  (Required,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