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wser icon
You are using an insecure version of your web browser. Please update your browser!
Using an outdated browser makes your computer unsafe. For a safer, faster, more enjoyable user experience, please update your browser today or try a newer browser.

寒窗(6)

Posted by on 2001 年 07 月 14 日

你可以任意转载本文,但请在转载后的文章中注明作者和原始链接。
媒体约稿请联系 titilima_AT_163.com(把“_AT_”换成“@”)。

第六章 人曲

  光阴似箭,转眼间高考临近了。有一天我去拜访一个好友jmjm,和他谈起了我创作的事。我说道,我准备写一部《召唤》,为高考前十天的日记集;再写一部《解放》,为高考后十天日记集。他说,不如写一部《人曲》——即有仿但丁《神曲》之意,高考前三天为《地狱》,高考三天为《炼狱》,高考后三天为《天堂》。我说真妙。
  于是乎我要写《人曲》了,但我素来是没有作日记的习惯的,我便决定将《人曲》收入《寒窗》,但并不用日记体。

地狱

  高考前几个月,我已完成了《寒窗》的前三章,我又料到我是一定会将这一时期——寒窗的最后时期收入《寒窗》的,因此我耐了性子,在一边默默地观察着这个班的动静。
  一天,健脑营养品“维格尔学生套餐”的广告做到了学校里,我这文痞闲来无事,将这广告手册通翻一遍,倒抽了数口冷气。手册曰:“维格尔学生套餐提醒您慎重购买健脑产品——‘忘不了’等六种产品夸大宣传:3月21日,卫生部公布了今年第一次与健康相关产品监督抽检结果……共发现有6种保健食品存在夸大宣传问题。这6种产品为:……”
  我倒抽冷气的原因是我竟可以从中嗅到美国大选的味道了:这同美国大选的做法无二,踩在遍体鳞伤的人身上去摘树上的甜苹果,实在是为人所不齿的。
  往下翻,又看到一封学生家书,名曰《妈妈,再爱我一次》。其内容之做作实在是让任何有良知的学子作呕,因此我不打算延引信中的任何语句——尽管这样可以使我在计算本文稿费时大获其利。倘若真有如是之学生,那他一定不孝:他不相信自己却要相信那种互相拆台的药片儿,并希望父母的血汗钱流入那种拆别人台的公司的腰包。相信药片,不信自己——中国人创造“他信力”的时代又来到了么?
  高考时期——甚至整个寒窗时期,确实是地狱。此时我感到,高考教育或许真是个磨灭人理想的东西。记得高一时班上有两个同学,一个在桌布上写下了“清华”字样,另一个写下了“PEKING UNIVERSITY(北京大学)”。到了今日,“清华”的桌布早已不见了踪影,“北大”的字迹亦已模糊。只有我的木桌面上让我刻下的“打倒当代科举”的字样依旧清晰无比。
  后来,我们离开了母校,开始了在家的自由复习阶段。临别时大家都喜形于色,颇有一种十二年有期徒刑期满被释放的感觉。
  ——难道不是刑满释放么?

炼狱

  高考前一天看考场,不经意地瞥到了母校著名的刘主任,此时想起了在母校被传唱数年的童谣(有改动):
  刘主任一回头,河边吓死一头牛。
  刘主任二回头,路边帅哥变骷髅。
  刘主任三回头,罗纳尔多打篮球。
  刘主任四回头,哈雷彗星撞地球。
  刘主任五回头,安南从此留分头。
  这刘主任,是那种“从后面看,我想犯罪;从侧面看,我想后退;从正面看,我想自卫”的女人。此时看了她,本以为自己会有一种离开母校的伤感,可没想到,此时有的只是一种将要离开这个本已无药可救却硬装美丽的婆娘的邪恶的快感。我想:或许,我的心早已为憎恨所充斥了。
  高考期间,考每科前我均要习惯性地去放水。每每进到厕所里,均可见蹲着一排人,煞是壮观。不知是太紧张吃坏了肚子还是来享受快感的。
  每每考完出了校门,看到的是人山人海的家长们,可怜天下父母心呵。为科举考试所毒害的,不仅是学生。家长人人头顶烈日,可最后能有几多家长获得满意呢?换来的只是悲伤呵。
  突然想到了韩寒。他不用高考。我看过他的几乎所有作品,才华令人钦佩,可惜支持这才华的,是他没味的个人恩怨。从《三重门》到《零下一度》以及最近的《生命力》,是越写越次,以致我同桌评价他“江郎才尽”,我亦想出一个成语,大抵与之同义……是什么来着?
  我只能称高考为“炼狱”,在这场搏斗中,那极少的胜利者,去的也并非“天堂”。——高考前是称职的“地狱”,但这时却是不称职的“炼狱”。

天堂

  考完了。我及死党们出去玩了一个通宵。
  我躺在一处,望着天空。先祖太白先生的阴魂似乎跑到了我的体内,我这文痞竟说:“这要是永恒该有多好呵。”
  jmjm看看我,说:“弱。”
  我说:“我就是爱幻想。”
  我也知道这无法成为永恒,但因为这时确是不折不扣的天堂,因此我不得不幻想了一次。
  教育……我似乎已远离它了,但不久我还是会与它重逢的。想起先前的一幕一幕,不由得想起周先生的一句话:“虫蛆也许是不干净的,但它们并没有自命清高;鸷禽猛兽以较弱的动物为饵,不妨说是凶残的罢,但它们从来就没有竖过‘公理’‘正义’的旗子,使牺牲者直到被吃的时候为止,还是一味佩服赞叹它们。”
  用在教育身上,似乎并不过分。
  不想了,天堂时刻,想这些又做什么呢?
  “仙人,去网吧。”jmjm叫我。
  “好罢。”我清楚,下一个如此的“天堂时刻”可能得到我退休以后了。今朝有酒今朝醉罢。
  天堂?我们本应有好多天堂的。可惜……
  后记:有网友说过我“就会批评”,我不以为然,到今天写本篇《天堂》时才发现,这些日子以来,我完全不会写别的了:本篇写得极为空虚,总想收笔,到最后总算写了个还凑合的篇幅,颇有那么一点敷衍的味道了。(待续)

订阅本站

没有评论

(Required)
(Required,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