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wser icon
You are using an insecure version of your web browser. Please update your browser!
Using an outdated browser makes your computer unsafe. For a safer, faster, more enjoyable user experience, please update your browser today or try a newer browser.

饮品的变迁

Posted by on 2005 年 12 月 26 日

你可以任意转载本文,但请在转载后的文章中注明作者和原始链接。
媒体约稿请联系 titilima_AT_163.com(把“_AT_”换成“@”)。

突然之间发现,我身边的很多人都拥有自己钟情的饮品,而我自己却似乎没能找到一种我始终专情的东西来和他们谈论。

小时候特别喜欢一种桔子味的颗粒状溶剂饮料,几乎每次上学的时候都会冲上一瓶子带走,这个时期大概维持到四年级左右,之后就开始喝白开水了——因为要保护牙齿。

上了中学开始喝啤酒,不过似乎对它没有什么特别的好感,总是有也行没有亦可,但唯独喜欢那种眩晕看世界的感觉。

大学的时候喝了阵啤酒,但发现对身材有不利影响,于是改喝白酒,这段历史就不多说了。

工作以后有了更大的变迁,先是突然喜欢上了娃哈哈冰红茶,现在则是参考人力资源部的建议开始喝绿茶了,10块钱一包的信阳毛尖,由于是初尝,所以还没品出味道来。

再回到开头“专情”的话题。桔子粉、啤酒、白酒、冰红茶、毛尖……也许未来我还会尝试花雕和咖啡——总之我似乎是十分乐意于接触对于自己来说全新的事物的。

真的“不专情”么?想到这里,一个词出现在了我的大脑——“汾酒”。

订阅本站

一条评论

  • At 2005.12.28 23:45, 乃求 said:

    小时候特别喜欢黄盖汾,几乎每次上学的时候都哑一口,一直断断续续到了高中

    (Required)
    (Required,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