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wser icon
You are using an insecure version of your web browser. Please update your browser!
Using an outdated browser makes your computer unsafe. For a safer, faster, more enjoyable user experience, please update your browser today or try a newer browser.

勒庞的诅咒

Posted by on 2013 年 11 月 13 日

你可以任意转载本文,但请在转载后的文章中注明作者和原始链接。
媒体约稿请联系 titilima_AT_163.com(把“_AT_”换成“@”)。

最近读了古斯塔夫·勒宠(Gustave Le Bon)的心理学名著 《乌合之众:大众心理研究》(下称《乌》)。这期间,Kindle 的云阅读体验让我觉得非常舒适。

是前,我已经有好一阵子没有写过一篇正儿八经有点篇幅的 blog 了,取而代之的是发表于微博的“一句话”书评。当然,这之中是以(推理)小说居多的,也确实没必要花太多的篇幅来煞有介事地写个几百上千字的读后。相比之下,这本《乌》自然有所不同,我觉得有必要认认真真地来写这么一篇。

作者古斯塔夫·勒庞,法国社会心理学家、社会学家,生卒年是 1841 至 1931。由于出生于法国大革命刚刚结束不久的那个年代,因此书中很自然地引入了大量法国大革命的事例。——对,大量的,而且是极其大量的事例材料,以致于我每每读到作者提起诸如“在法国大革命之中”的字眼时,耳旁都仿佛会响起一个中年妇人的声音来:“我真傻,真的,我单知道下雪的时候野兽在山坳里没有食吃……”

话虽如此,其实法国大革命本身也的确是研究群体心理的绝佳材料,作者在《乌》之中就对这些群体事件中表现出的疯狂和愚蠢进行了无情的嘲讽,也对事件所产生的惨烈后果表达了遗憾和同情。我能看出,那段历史一定在他的记忆中留下了深深的烙印。

虽然《乌》之中列举了极其大量的示例,但其实作者想阐述的内容还是很简单的:

  • 个人组成群体之后,每个人的个性和理智都会泯灭。
  • 群体只具有最低或者更低层次的智力。群体的叠加只是愚蠢的叠加,而真正的智慧却被愚蠢的洪流湮没了。
  • 群体会自动放大非理性的冲动,他们是极端排斥理性与逻辑的。但并不是每个人都会被群体的狂热传染,这些没有被传染的人就会沦为群体感情的敌对方。
  • 群体只接受暗示力量的影响,原因是群体通常总是处于一种期待注意的状态之中。他们永远只看到他们认为应该看到或是他们希望看到的东西。当他们行动起来的时候,哪怕是最为严厉的警告,都不会起作用。

在这些论点的支持下,上至宗教、下至传销都可以得到很好的解释。

——— 承上启下的分隔线 ———

在圆满阐述了群体心理的特点之后,作者接着又饶有兴味地践行了“知是行之始,行是知之成”的心学典义,开始了《如何成为一个成功的大忽悠领导者》的教学。概括起来,可以使用的技巧有三点:

  1. 断言。做出简洁有力的断言,不理睬任何推理和证据。并且,一个断言越是简单明了,证据和证明看上去越贫乏,它就越有威力。
  2. 重复。那些断言的事情,必须要通过不断地重复才在头脑中生根,并且这种方式最终能够使人把它当作得到证实的真理接受下来。
  3. 传染。如果一个断言得到了有效的重复,在这种重复中再也不存在异议,此时就会形成所谓的流行意见,强大的传染过程便会于此启动。

值得玩味的是,《乌》在全书的开头部分曾留下过这么一段话:

“现代心理学认为——群体的特点与表现,只有在低级进化形态的生命中才可能看到。……类同于群体表现的低级进化形态的生命,主要是以女性、野蛮的原始人以及儿童为主。
“你终于愤怒了,是不是?
“然而本书将不会理睬你的愤怒……本书认为,阐述这一观点对于那些掌握现代心理学的人来说纯粹是浪费时间,而对于那些现代心理学一无所知的人来说,你说什么他也不会相信——这正是野蛮人的原始思维的表现形式之一。”

再结合起《乌》中那祥林嫂般的陈述方式,我开始怀疑这本书本身就是恶趣味的法国人在实验断言、重复和传染这三部曲的一个培养皿。这样看来,颇有些黑色幽默的意味。

然而可怕的是,即使我经过了理性的分析,即使我还曾质疑书中某些事例的说服力,但我最终仍然完全拜服于了书中的结论。

——— 即将迎来结尾的分隔线 ———

《乌》一书于 1895 年在法国出版,迄今已逾百年。逝者如斯夫,然而书中犀利的观点却如同诅咒一样,至今仍牢牢缚在人类的身上。法国大革命中的狂热、愚蠢和残暴并未离我们远去。

1919,1966,1989……

最后发张图吧,你们感受下。

订阅本站

一条评论

  • At 2014.12.15 16:59, 乌合之众 - 悦读·观止 said:

    […] 我曾在个人博客上发表过本作的书评,于是这里就不再过多介绍了,读友诸君可以 移步观看。我在这篇书评的结尾如是写道: […]

    (Required)
    (Required, will not be published)